我是名医孙玉清从墓地里救活的癌症患者

我叫宋胜华,是湖北省来凤县三胡中学校长兼数学教师。十年前,我不幸同时患上恶性脑膜瘤和脑动脉血管瘤,求治无望,连墓地都选好了,结果在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被孙玉清院长用蛇疗方法治好,至今整整十年没有吃任何抗癌药,身体依然硬朗。因此,我被人们称为“从墓地里逃出来的癌症患者”。 2008年底,武汉市癌症协会召开交流会,由于我的病例的特殊性和治病过程的传奇性,故邀请我与会并介绍经验。

我满怀喜悦之情首先直奔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看望恩人孙玉清。该院仍然处于长江二桥武昌徐东平价旁的欧洲花园对面,只不过医院规模更大,墙上的锦旗、奖牌更多,对孙院长佩服得五体投地。

jpg孙院长照.jpg

孙玉清院长近照

我到了武汉市癌症协会。在那里,我惊奇地发现,参加会议的多数是被孙院长用蛇疗治愈的癌症患者,比如,身患胰头癌被治愈的荆门市沙洋县曾集镇退休教师官昌锡,头脑里长了9个恶性肿瘤正准备办后事却死而复生的邱传华肺上长有一个鸡蛋大肿瘤转移到淋巴被蛇疗挽救生命的程应勤,钟祥县文集乳腺癌患者王秀琴等等,大家一见如故,十分亲热。

在热烈的掌声中,我走上主席台,把自己如何差点走进坟墓,又如何被蛇疗治愈的经历细细道来……

往事不堪回首。我的家处于湖北省恩施州大山深处的来凤县,虽然贫穷但也幸福,妻子贤惠,儿子乖巧听话。可是,1991年以后我的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19997月,竟然被查出患有“恶性脑膜瘤”,医生说“如不抓紧治疗生命不超过60天。”仿佛晴天一声霹雳,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抱着一线希望,我们来到武汉一家大医院,把生命赌注押在了手术台上。医生冒着巨大的风险,打开我的头颅,帮我切除了小碗口大的恶性脑膜瘤。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在脑膜瘤的后面竟然还有一个脑动脉血管瘤,此前CT无法拍出。这种情况我找到武汉最大的三家医院去求诊,医生见过后,都不敢贸然下手,因为脑动脉血管瘤不能切除,手术只能到此为止。没多久,头上长脑膜瘤的地方居然长出了一个牛角一样的包,记忆丧失,我痛苦不堪,越发心灰意冷,还固执地选好了墓地。

jpg宋胜华照片.jpg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全家人的痛苦也在一点一滴加深。可是天无绝人之路,1999104日下午,妻子突然急匆匆地跑进门来,手里拿着一本《党员生活》杂志,脸上露出一丝多日不见的笑容。原来,杂志上登载有一篇《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孙玉清院长用蛇毒挑战癌魔,并取得巨大成功》的消息。我心存疑虑,可妻子坚决地说:“党刊上登的东西还有假?再说,没试怎么知道不行呢?”拗不过妻子,我只好同意了。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我们已经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了。妻子突然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她将我多年来获得的几十本荣誉证书,包括全国优秀教师证书捆在一起准备带去,以防孙院长不接受为我治疗,就用这一摞证书试试,看能不能打动孙院长的心。

来到蛇疗中医院,我看到孙院长慈眉善目,心里踏实了许多,可是,由于身上钱不多,又忐忑不安起来。妻子一着急,还没开始讲病情就把一大摞证书塞到孙院长的手里,医生不知所措。妻子连忙解释说:“胜华是一名全国优秀教师,现在病情很重,又没钱,怕您不给治病,所以专门带来这些证书给您看,求您同情同情他,一定要救他的命。”说着双膝一酸,跪了下去。孙院长连忙扶起我爱人,详细询问我的病情。听完我治病的过程后,孙院长深受感动地说:“你这么热爱教育事业,连墓地都选在学校旁边,真是一名好教师。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你,并且对你的药费减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知说什么好,妻子那早已枯涩的眼睛里又涌出了泪水。

后来,我一直坚持在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治疗,一年后,恶性脑膜瘤、脑动脉血管瘤两种肿瘤奇迹般地全部治好,视力和记忆恢复,并发症也消失了。不久,我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讲台。孙院长不仅治好了我的病,还为我累计免除了两万多元药费,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在治病的过程中,我将心中的疑虑端了出来,好奇地问:“蛇毒怎么能治疗癌症呢?”。孙院长耐心地介绍说:“一般人得了癌症,往往十分恐惧。其实,蛇毒治疗癌症有着出奇制胜的效果。蛇毒是自然药物,药性纯正,渗透力强,药效强劲、持久。一般的化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破坏了正常细胞。而蛇疗不仅能杀死癌细胞,还能使正常细胞不受伤害,并能增强肌体免役能力。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位癌症患者经蛇疗而康复了。”

多年来,我再没有吃任何抗癌的药,一直没有任何复发的迹象,我真是太感谢蛇疗了。

人间多疾苦,蛇疗送福音。今天,我把自己治病的过程讲出来,目的是想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是希望更多的癌症患者能够认识蛇疗,接受蛇疗,并早日康复。

我的发言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我知道,这掌声既是对我的祝福,更是对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的赞美和对孙玉清院长的敬仰。

jpg来凤图片.jpg+.jpg

 

宋胜华联系电话:13636277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