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孝思滔滔文坛路 北漂数年绽诗花

——湖北省作协会员项见闻访谈录

近照.jpg  

 

两本书.jpg

人物名片:项见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在《诗刊》《诗选刊》《诗潮》《星星》《浙江诗人》《中国诗人》《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华文学》《延河》诗歌特刊等近百种刊物及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发表文学作品500多篇(首)。多次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作品入选几十种文学年度选本。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现工作于北京新发地。

白煜章政协礼堂.jpg

 

项见闻与全国政协办公厅三局局长,中国林业作协副主席、书画篆刻家,诗人,全国优秀文化论著奖获得者白煜章(左一),全国政协《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编辑徐延安(右一)在全国政协礼堂门前合影

 

寒风留影.jpg

 

项见闻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寒风合影留念

 

 

与中国作协全委陈亮一起参加活动.jpg

 

项见闻与中国作协全委陈亮()一起参加活动

 

与诗人林莽留影.jpg

项见闻与著名诗人、诗刊编委林莽合影

 

陈勇:恭喜你最近接二连三地在《诗刊》《诗选刊》《诗潮》等国内一流名刊上发表诗作。作为一个农民诗人,在名家高手云集的京城能取得一席之地,这很难得。有人把诗歌比喻是文学殿堂上的一颗明珠,想写好很不容易。特别是新诗写作,每个人的诗观都不同。怎样创作出雅俗共赏,大众都欣赏认可的诗歌,请结合你的创作实践,谈谈你对诗歌的理解和认识。

项见闻:新诗产生于近代,目前还处于探索和完臻的一种新文学体裁。它既有别于古体诗词,又有别于散文和散文诗。对于新诗的理解和认识,一千个诗人对诗有一千种不同的诗观。到底怎样才能创作出雅俗共赏,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喜闻乐见的诗歌?我认为首先还是要“万变不离其宗”。文学的宗旨,终归结底是对真善美的追求。新诗作为文学体裁中的一种,其核心思想还是应该反映“追求真善美,鞭策假丑恶”。具有给人智慧、启迪、鼓舞、感召的精神力量。

在新诗探索的征途上,很容易陷入误区的,我认为就是一味地追求手法和形式的表现,比如一段时间内出现的“羊羔体”、“梨花体”等等。其实,形式只好比是诗歌的外衣,不论你给诗歌穿上什么样的绚丽的外衣,都不是诗歌的灵魂。诗歌的灵魂,首先是人的灵魂,是反映人民大众喜怒哀乐,具有激发人民大众共鸣的精神力量,才是诗歌的灵魂。

基于这些认识,我写一首诗,首先不考虑以什么创新的手法来表现,首先想的是从一首诗的内容上来突破。我每创作一首诗,必须是我自己的所想、所思、所得,绝不作无病呻吟,以文为文的诗作。我力求深入诗歌的内核进行突破和尝试。

陈勇:我读过你的诗作,的确写的不错。但在湖北诗坛,目前你是“墙里开花墙外香”,省内知道你写诗的人并不多。读者很想知道,你是如何进行文学创作的?

项见闻:我进行文学创作,起步比较迟。正式开始投稿,是从去年8月份遇到《诗选刊》的老师,通过他的赏识和指点,才开始定下心来决心写诗和投稿。尽管自幼就爱好文学,但一直为生活所迫,未能拿笔。之前断断续续写了两年,是缘于2004年我母亲去世,曾经一度陷入巨大悲痛中而不能自拔。我觉得母亲她一生虽然平凡,但她一生勤劳、俭朴、慈爱,以及她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为了抚育自己七个儿女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可谓可歌可泣。

我觉得我应该把母亲生平的优良作风,包括母亲生前的为人处事,治家进取,仁爱致人等优良的传统与事迹,用我笨拙的笔记载下来,让母亲的精神得以传承,启迪后来的儿女。

大约两年时间里,我完成了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这部书的初稿,然后又失去了写作的动力,停了笔。 

2013年底来北京后,一段时间内,生存压力特别大,生活也很艰辛。或许正如人们所说,“苦难是人生的财富”,生活的艰难,又激起了我的斗志,我一边工作的同时,一边用笔在本子上,潦潦草草地记下了这段时间内北漂的感受。几年时间内,便逐渐积累成一本诗歌集,我把它命名为《北漂手记》。

陈勇:你在2018年底,以散文集《清贫的母亲》和诗歌集《北漂手记》这两部书,通过湖北省作协专家评审会,正式成为省作协中的一员。接下来在文学创作上有哪些创作计划?

项见闻:我今年最大的愿望,是想完成我的一部长篇小说《村官日记》的创作。我来北京之前,在村里担任了三年的村党支部书记,这三年时间里,我亲身体会了想做一个好的农村支部书记的艰难。我想把我这段时间的经历,写成一部长篇小说。我想,这或许会让社会各界对农村、农民、农业有更多客观的认识,对促进当今农村经济发展有一点借鉴作用。之前,这部小说的初稿已经有了三万多字。去年《中国纪检监察报》副刊主编老师见后,鼓励我完工,给我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上开专栏。今年如果能够完成这部长篇小说的创作计划,也算是了我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除了这部待完工的《村官日记》外,我的文学写作范围比较杂,除了散文集和诗歌集以外,我也写过一些短篇小说和古诗词,并且在全国性的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中,小说、诗歌、古诗词都获过奖。我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不再那么为生活所累时,或许我的文学创作也会进入一个稳定期吧。

陈勇:愿你再接再励,更上一层楼,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学精品来,不负这个伟大的时代,也不负你自己的文学才华。

项见闻:感谢陈主席的鼓励!我一定努力。

 

附:项见闻诗5首

 

1、三月  

                    

三月,我感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春雨挥毫泼绿,一夜间抹亮了山岚河川

春风敲响大地千万只蛙鼓

所有的溪沟浸漫感情,流淌一路欢歌

油菜花们戴着金黄色头冠,争相出门

跑向漫山遍野

萎靡了一冬的草儿,在阳光下还原本真

一只雌鸟抖落废弃的翎毛,飞过头顶

投向更高更远的蓝天

 

露水打湿了裤管。在蜿蜒曲折的土路上

我松开握紧一冬的手掌,放飞所有绿色的词汇

此刻,四野宁静

而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旋律

由远而近,愈来愈嘹亮

 

2、蜘蛛

 

找一个僻静的角落,栖居

门前不必有菊,抬头不必见山

也不须记得住乡愁

有诗,有书

有方寸之地容身即可

织一张网,不是为了设置陷阱

狩猎,或用来捕获名利

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想

多画些圆,然后

能确立自己为圆的中心

漂泊的人,大风一吹

就容易失去方向,找不到北

作一只要求简单的蜘蛛,为此

我曾这样设想过多回

 

3、暗香盈袖

 

更大的风暴正从远方奔来

繁华隐身撤退

 

唯有我独坐于九月尽头

为所有草木断后

 

世态炎凉,等到曲终人散时

或许方能冷暖自知

 

见性成佛,我不立文字

以微笑面对余生的风雨和阳光

 

你有断臂立雪的暗香

我有独立寒秋的盈袖

 

4、题监利柳关无名烈士纪念碑

 

往事,已经锈迹斑斑

只剩下这座碑,唤醒人们

零星的回忆

 

一万二千多名无名烈士

是一万二千多份血红的证明

证明这块土地的根红苗正

 

只是,在时间面前

再伟大的悲壮,也是

一晃而过的白驹

 

当记忆败给时间,荣耀败给

沧桑,这座纪念碑

却独撑起这块土地的尊严

 

5、这爱恨交织的土地

 

一生中,村庄人对土地爱恨交织,欲罢

不能。他们恨土地的贫瘠,只能糊口

无法满足水涨船高的攀比,于是诅咒着

离开村庄,却发现在城里失去了根

像一棵风吹雨打的浮萍

 

他们一生都在田间地头与荒草作斗争

一次又一次地挥起锄头、镰刀,甚至不惜

使用两败俱伤的除草剂,要斩草除根

最后发现,不长草的地方

同样不长庄稼,作物和粮食

 

一代又一代的村庄人,就这样诅咒着离开

最后又返回村庄,像往返迁徙的候鸟

 

多少年后,在城里扎下根的村庄人才明白

埋葬了祖先的土地,才叫故乡

从坟墓里生长出来的草,是乡愁

 

 陈勇近照.jpg

作者简介:陈勇,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第六届金麻雀提名奖获得者,现任监利县作家协会执行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