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许立义:老有所为志不移

编者按:我们听说过别人抄书,也听说过有人抄红楼梦。但抄完四大名著及唐诗300首,可能鲜有其人。本网编委、原湖北广播电视报社社长、高级记者朱本正最近发现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于是他与本网编辑部工作人员一道,共同采访了这个被人们认为极其平凡的人物。他虽然平凡,做的是平凡小事,但累积起来就是不平凡。本网今日特地推出这篇人物通讯,旨在为那些平凡的人物立传,为社会传播正能量而呐喊。

抄书前.jpg+.jpg

 

朱与许的留影.jpg+.jpg

朱本正与许立义留影

退休了,如何既能长寿,又能有所作为?

湖北省地质局退休工程师许立义板凳一坐十年冷,手抄《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金瓶梅》四大名著和唐诗300首,其精神羸得了大家的赞扬和好评;他也从中获得了知识,找到了乐趣。现在虽已84岁高龄,仍然精神矍铄,工作热情不减当年。

近日,本网编委、原湖北广播电视报社社长、高级记者朱本正与本网编辑部人员一道,专访了许立义先生。

荣辱话蓝球   

许立义回忆过去曾经有过的辉煌,他说荣辱均在蓝球。

1950年,他转学来到博文中学,即现在武汉市第十五中学。那年他15岁。这个学校操场非常大,以前是专门踢足球的学校。他来时,学校因为蓝球运动开展得热火朝天,便不再踢足球了。他因为蓝球打得好,又能当裁判,加之每门学科都在80分以上,所以很受同学们的喜爱。

说到同学们喜爱他,有三件事值得说一说。第一件事,学校选学生会领导,想不到他这个初中生得票数除了学生会主席外,他是第二高票当选学生会执委,而学生会主席则是个高中生。第二件事,高中班打蓝球,都要请他做裁判,说他蓝球技术全面,做裁判很公正。第三件事,1953年公私合营时期,他们家过去是开店铺的,因铺子交公,学费没了来源,便辍学了。辍学不久,高中班有三个同学为他发起募捐活动,共募得11块大洋。他得以重新进入课堂。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完,后来校长说,搞募捐,这是过去我们地下共产党对付国民党的那一套,现在怎么能募捐呢?后来将这件事定性为“许立义事件”。班主任为了他能继续读书,作了变通,让他领奖学金,这才让他读完了高中。

高中毕业后,许立义考入武汉水利学校,后来分到宜昌实习。实习期满,他又去南京报考大学。

1957年,反右斗争扩大化。在“许立义事件”中为其募捐的3个同学被打为右派,他因为在南京复习,报考大学,躲过了这一劫,成了“漏网右派”。

虽然是“漏网右派”,毕竟不是真正右派,并没有影响到许立义升学考试。这年他荣幸考入湖北地质专科学校,即现在的中国(武汉)地质大学。1961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宜昌从事地质勘探工作。

许立义前后在宜昌地质勘探队工作了十年。因为能打蓝球,所以跟领导走的比较近,这时他们夫妻是两地分居,并且有了两个孩子。为了调到武汉来,他曾找过领导。可领导认为他蓝球打得好,没有同意。不久,四机部在河南平顶山办了一个4057工厂,主要解决干部、职工子女就业问题。他的家属也因此而就业,许立义因为蓝球打得好,被调入该厂,任蓝球教练,既教男队,也教女队。在他的指导下,男子蓝球队还曾夺得当地县里蓝球冠军。

打倒“四人帮”后,经济建设迈入正常轨道,一些行业得到蓬勃发展。湖北省中建一局成立后,下面设有几个公司,许立义被调入中建一局在武汉的一家公司技术科工作,任工程师。这时候,到处都在创全优工程,唯独中建一局没有。许立义因为打蓝球有名,曾被局里推举为武汉市全优办公室当评判员。领导认为许立义不仅蓝球打得好,做裁判公正;而且工作扎实肯干,1985年局里将他借调出来,专门负责工程监督。许立义不负厚望,上任伊始,埋头学习监理业务有关方面的书籍,时间不长,就将自己由外行变成了内行。在他的监管下,局里所承建的纺织工业大学西配楼、湖北日报大楼、长航调度大楼、华工学院旗下的建设学院、湖北地质博物馆等四大工程,均被评为全优工程。

他在监管湖北省地质博物馆建设这一工程时,当时他的同学在这里当领导。那时,许立义觉得自己所在的公司管理不善,迟早会倒闭,不想在那里干。当同学的领导听后说,你干脆调到我这里来。就这样,许立义于1987年调到了湖北省地质局当了一名工程师,一直干到1995年退休。

抄书为爱妻

今年正月十五刚过,满街的大红喜字依然强劲地表达着年味,人们依旧在走亲访友,可许立义却伏案开始了抄书,此次抄的是第二遍《红楼梦》。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抄《红楼梦》呢?

缘于他的妻子。

抄的书柜.jpg+.jpg

 

抄的本子.jpg+.jpg

许立义退休以后,每天的时间大部分用来上网,后来听人说上网不利于身体,就开始练书法。

这期间,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好多台都在放电视剧《红楼梦》,妻子只要哪个台有,就看哪个台,简直成了个红剧迷。有一天妻子跟他说,你练书法,不如就抄《红楼梦》。他见妻子这么喜欢看“红”剧,想也没有当场就答应了。

开始抄的时候,写的字比较大。妻子又跟他建议,写蝇头小楷好看些,于是他又改写蝇头小楷。

抄的大字.jpg+.jpg

在抄《红楼梦》的过程中,他在《文摘周报》上看到了一篇文稿,说的是著名文学评论家聂绀驽先生前后花了十年的功夫研究《三国演义》《红楼梦》《金瓶梅》《水浒传》四大名著,写了一些著名的评论文章。那时,书法家黄苗子先生常去聂家借书,便为聂甘驽的书斋写了一副横条,名曰“三红金水之斋”。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造反派抄了聂绀驽的家,发现了这个条幅,问是何意?那时,四大名著被批为毒草,聂绀弩生拉乱扯说:三是三面红旗,红是又红又专,金是红宝书上面的烫金字,水是敬爱旗手江青大名的头三笔,因为讳,不敢直接写出。后来红卫兵还是将横幅扯得粉碎。事后,聂绀弩到黄苗子那里,要求将来另写幅大的,十年之后,大家再聚,黄苗子果然又用草书给聂写一张“三红金水斋”,以践前诺。于是,许立义效访这个故事,也将自己书房取名为“三红金水斋”。当他花两年另三个月把《红楼梦》抄完之后,想到十年前儿子给他买了一套《金瓶梅》,一直没有看,现在借抄书就能欣赏《金瓶梅》。然后抄《三国演义》《水浒传》《唐诗三百首》,前后花了8年多的时间,写坏了60多支毛笔,自费6000多元。

小字.jpg+.jpg

抄名著得到了什么?许立义先生说,心中总有一个大目标,总想着自己有事没做完,有目标就有动力;获得了许多知识。看到《红楼梦》贾母和儿孙们聚集在大观园赏花,尽享天伦之乐。他想,这里的房子要拆,如果补偿款下来了,他准备觅一处地方,盖栋别墅,今后把儿孙们接来聚在一起,也效仿贾母一把;读《三国演义》,看了一些用兵计谋,方知毛泽东主席著名的游击战术“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系总结自三国演义里面的一些战争故事;读《金瓶梅》,方知那些人物的心理活动写得好不是空穴来风……

传统再光大

晚年如何保证身体健康?

许立义除了抄书外,他还有两样锻炼身体的秘诀。他也十分乐意说给大家听,和大家一起分享。

洗冷水浴。1953年的时候,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某位名人立志是从洗冷水浴开始,一直坚持到老。从此,他开始了洗冷水澡的生涯。1954年天气非常冷,许立义说是至今以来他见过的最严寒的日子,当时零下十五度,这样冷的天还洗冷水澡吗?许立义当时想,学名人不能见到寒冷就打退堂鼓,一定要坚持下去。于是他敲开瓮内的冰,把瓮里的水舀出来洗。这样一直坚持了18年。退休以后,他的血压有所升高,高压常常到160。有人讲,洗冷水澡能防治高血压,于是他又开始洗冷水澡,洗了一段时间后,见到了成效,现在他的高压一直稳定在140左右。

感恩助人。他一直不忘三位为他募过捐的同学,他们不仅帮了自己,而且为他戴上了右派的帽子,几十年来,许立义始终心存感激之情,念他们的恩与德。因此,他始终认为社会上还是好人多。许立义感恩他们,也有人感恩许立义。许立义曾两次不顾生死救人。一次是在滨江公园,他发现一个游泳的青年下水以后,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在他搜索河面之时,突然发现有两只手忽浮忽沉。他马上游过去救这个青年。那时,他虽然不懂得救援知识,但他没有正面靠近溺水者,而是游到溺水者背后,将他的颈子箍住救了起来;另一次是在东湖游泳,一个同学掉进了东湖里,他马上和另外一个同学下水,一人牵住一只手,将这位同学救了起来。感恩助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许立义说,现在虽然老了,从体力上帮助不了别人,可如果自己始终有一个阳光的心态,始终做一个传播正能量的人,同时勉励自己不断进取,那不也是帮助别人吗?

许立义现在把抄书当成一项事业来做。他说,抄完第二遍《红楼梦》后,他就接着抄《资治通鉴》,然后抄《史记》,只要一息尚存,事业就不会终止!

抄书之地方.jp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