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裴德梅:当垆女的侠骨柔情

司马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卓文君仰慕司马相如的文采,倾心相恋,与司马相如携手私奔。后来,因生活所迫,二人回到临邛开了家小酒店。夫妻俩每天忙忙碌碌,卓文君当垆卖酒(垆,古时酒店里安放酒瓮的土台子),司马相如则系着个围腰,跑前跑后地打杂。

裴德梅也是爱慕老公蔡子荣的文才与人格,但她不是与蔡子荣玩什么“私奔”,而是堂堂正正的嫁给了蔡子荣,后来创新监利粮酒,将酒卖到五湖四海,演绎了一场现代版的爱情传奇……

近日,笔者专访了监利粮酒董事长裴德梅。

地理标志.jpg


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董事长+.jpg 

裴德梅女士(右)与监粮总工程师周火玲女士留影


爱情不是浪漫,而是共克生活之艰

 

1977年的一个冬日,朔风冷飕飕的吹在人身上,冻得人发抖。但松滋22岁的农村姑娘裴德梅,心是火热的。她背着一个包袱,里面是几件换洗衣裳,来到这条河边,等船过渡。突然,堤那边气咻咻跑来一群人,是裴德梅的父母亲及几个亲戚,打头的是大队的妇女主任,她边跑边尖着嗓子喊叫着:“德梅,德梅耶!你不傻死了哟!你找什么人不好找?找一个农场里当苦力的农工,何况他还比你大上十好几岁?”

父母亲也喘气不赢地跑到裴德梅跟前,声泪俱下地恳求女儿回家,一个亲戚动手就要抢她的包袱。

原来,那个农场为了水利设施建设的需要,派出一个采石队来到裴德梅附近的山上采石头。一来二去,采石的农工与生产队的社员混得有些熟了,有一个女孩嫁给了采石队了的一个农工后,便介绍同队的姐妹裴德梅与采石队的蔡子荣认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蔡子荣坦诚地向裴德梅说明了自己的处境,包括自己比她大,包括自己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在政治上饱受压制等等。但裴德梅觉得蔡子荣高中生有文化,脑筋灵活有股聪敏劲儿,待人接物与农工们相处和气,尤其是他品质好,身在苦境却行为正直从不搞歪门邪道。——就这样,她深深地爱上了蔡子荣,蔡子荣也深深地爱上了她。他俩作出了自己人生的抉择:相携相依,共度此生!此刻,裴德梅是要乘船到农场去,与蔡子荣登记结婚成家。

……说时迟,那时快。裴德梅一把将包袱往后一拉,险些让那个亲戚摔了个趔趄。裴德梅猜到妇女主任是父母亲请来做说客的,她神情坚毅,语气平淡地说:“妇女主任,爹爹姆妈,你们不要拦着我了,我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认定了的路就不会回头了的!蔡子荣文化高,脑筋活,总会有出头之日的。就这样定了,我这世里就跟了他!”

也许这是一场浪漫的爱情,但却面临严酷的生活现实!

不久,裴德梅怀孕了,不仅出不了工,驮身怀肚,总得吃几个鸡蛋补补身子吧,但蔡子荣每月二十几块钱的工资,到哪里有多的钱去买什么营养品?就这样,他将裴德梅送回尺八老家,住在母亲跟前。母亲看着他带回了一个媳妇还有了身孕,当然是高兴得不得了!

第二年,蔡子荣也回到了家乡,裴德梅生了个大胖小子,做父母的却有喜有愁。两人都没有什么职业,继父在打线社做工工资很低,他与母亲的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再不能难为两位老人了。

蔡子荣几经辗转,后来安排在尺八榨油厂当工人,裴德梅呢?就到供销社做起了小工。

“我记得在供销社打绳子,每天急急忙忙炒几颗剩饭过早,把儿子弄醒喂奶,便跑到供销社楼上打起了绳子。两人一组,一个摇把手,一个放苎麻,单调而辛苦的重复动作,等孩子要喂奶了,又得跟同组的妇女说好话,跑着回家从蔡子荣母亲手里接过嗷嗷待哺的孩子喂奶。——老蔡呢?说起榨油厂的工人,实际上就是车间做最重活儿的苦工,弄得一身像个油耗子,灰头土脸的,回家累得扒床都扒不赢!”裴德梅细数当年艰辛岁月。

3、4年后,尺八镇劳动服务站为解决回镇居民就业的难题,决定成立劳动服务站批发部,站领导看中了蔡子荣的文化高人又机灵,报经镇政府批准,任命蔡子荣为批发部经理。裴德梅也随着成了批发部的一名员工。

批发部上十人的工资,还有批发部的店租,这样的重担一起压在蔡子荣的肩上。蔡子荣是既动脑子,谋划着进什么货才有销路;又动体力,有时雇到卡车了,就即刻自己跟车到沙市、武汉等地进货,返回时常常是夜深人静,妻儿都已睡熟。在他的顽强努力下,劳动服务站终于有了起色。

 

代理不止一家,血汗换来第一桶金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市场经济大潮无情冲击下,尺八镇劳动服务站批发部的经营风雨飘摇,难以为继,关门散伙了。

蔡子荣夫妇,将发展的目光,盯准了监利县城。

1991年,蔡子荣、裴德梅夫妇在监利县城大市场租到一间门面,做起了副食品零售的小生意。

蔡子荣那一帮子中学同学的雪中送炭,裴德梅至今还清楚地记在心里:“我们家老蔡读书时与同学们人缘好啊,听说我们要在大市场做生意,都伸出手来帮我们。像监利一中的校长熊安平,当老师的苏斌贤、郭梦斌夫妇,还有王名、吴辉章这些同学,你帮我凑,凑齐了几百元钱送到我们的店子里来。他们都同情我们家老蔡的遭遇哩,都为我们打气鼓劲,要我们勇敢地面对生活,把生意做好,把日子过好!

对于蔡子荣、裴德梅夫妇来说,大市场的小门面毕竟是太小太小了。几年后,省内外各地厂家纷纷将目光盯准监利县这个人口大县,来监利寻找代理商,蔡子荣、裴德梅夫妇抢住这个商机,多方运作,陆续拿下了金龙泉啤酒、活力28、武汉一枝花还有长沙丽城洗涤系列等几个大厂商的监利总销售代理。

“嗬,这下子我们真是整大了!”裴德梅竟然显出兴奋的神情,“我们雇请了一帮子员工,我与老蔡,不是我出差他在家打理,就是他出差我在家照看。提了个塑料提包,火车汽车,不分日夜地进货提货。渴了,喝几口瓶装水;饿了,吃几个冷馒头。这边的业务刚刚办好,又紧接着去跑那边的业务。我们诚信经营,从不搞欺诈瞒骗那一套,逐渐赢得了几家厂家的信任。我在大市场附近买的一套房子哪里容得下四方来客?家里租的场子里,整日整夜,汽车隆隆,响声不断,送货来的,拉货走的,我们再苦再累,但看到那火热的场面,心里那个爽哪,没法子说!”

说代理商的生意日进斗金还是有几分夸张的,但几年后,蔡子荣与裴德梅确实是挖到了生意场上的第一桶金。

蔡子荣与裴德梅家一栋高楼矗立起来了!上下六层,每层两百多平米。下有车库,里面摆放着被代理的厂家赠送的货车;而仓库,则满仓是代理厂家的商品。新楼落成庆贺之日,各路厂家,各地亲朋,更有蔡子荣的同窗校友,少长咸集,群贤毕至。觥筹交错之际,他们举杯共同祝福:祝愿蔡子荣与裴德梅的事业,像这拔地而起的高楼一样,节节升高!

 

酒不忘初心,终圆监利酿酒人梦想

 代言人.jpg

   监利粮酒工作人员与形象代言人曾黎(左四)合影


2001年,时任县长朱正光找到蔡子荣,商讨监利酿酒业的振兴之计。

自古以来监利就是中国著名的产粮大县,也是是国内优质稻产区之一,素有得天独厚的粮食资源优势。监利古老的酿酒工艺,世代发扬源远流长,从三国至今已经有1800余年璀璨的酿酒历史。历经岁月的洗礼,监利酿酒文化艰难的传承到现代,七十年代,监利县的陈坛香就风靡京城;八十年,蓉城老窖荣获部优奖,封缸黄酒荣获首届食博会金奖。上世纪九十年代,监利散装白酒“监利粮酒”进入以武汉为中心的17个大中城市,其销售网点达到2000余家。由于散装白酒生产、运输和销售管理难以规范,又加上设备陈旧,生产规模小,经营不善,监利白酒产业在经过一段辉煌期后陷入低谷,监利县酒厂这个盛极一时的大集体企业濒临倒闭。

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天降大任于斯人。拿裴德梅的话说:“县长亲自上门,是看得起我们家老蔡,那还有什么话说?老蔡当即把胸脯一拍:干!”

2001年,在监利县委、县政府大力支持下,监利粮酒酒业有限公司在原有集体所有的酿酒厂基础上正式成立,并责无旁贷担负起振兴监利白酒产业的大任。

“走,我领你们去后面生产车间里去看看。”说到这里,裴德梅起身相邀我们采访的人员,下楼时她边走边说,“2004年我们买了团结村废弃的小学,监利农行、农业发展银行,先后贷款五百万元,建起了监利酒厂。2009年,监利县加大招商引资力度,给了企业家们很多政策优惠。我们在工业园区征地,筹资几千万修建监利粮酒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搬家到这里。一句话,监利粮酒能有今天,少不了监利县委、县政府的鼎力相助!”

进入生产区域,生产车间、储酒厂房和产品展厅,随着裴德梅的指指点点,各个车间里雾气蒸腾,空气中弥漫着粮食的香味和美酒的香味。我们最感惊奇的是储酒厂房里那一千个大酒瓮,每个酒瓮里装有一千斤好酒。深棕色酒瓮上的釉彩幽幽泛光,一条条红绸系于酒瓮盖口处,光彩照人。

也许裴德梅早已烂熟于心,什么“单粮发酵”,什么“零添加”,什么“成功开发了荞麦香、小曲清香两大香型几十个品种的监粮系列产品。荞麦香型产品是公司独创的一个获得国家专利的产品”,什么“除了传统的中南部市场以外,监利粮酒也已在华北和西北的河南、河北、华北、陕西、内蒙古等市场开疆拓土,建立了广泛的市场网络”,一套一套的。

一句话,监利粮酒不愧中国造酒技艺某些领域的珍贵孤本!

在监利粮酒股份有限公司的荣誉室里。林林总总的各种荣誉不胜枚举

省、市、县各级领导多次莅临监利粮酒公司,或视察指导,或现场办公;

著名白酒专家沈怡方连续多年带其助手对监利粮酒进行跟踪研究,大加赞赏;

湖北工业大学决定选择与监利粮酒合作,成立产品研发中心;

著名影星候跃华、郭冬临、巩汉林、金珠等为监利粮酒广告造势;

投资创建了中国第一家由私营企业创办的民俗博物馆——监粮民俗博物馆”;

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监利粮酒”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监利粮酒曾先后荣获“湖北省消费者满意产品”、“湖北市场质量信得过品牌”、“湖北市场名优主导品牌” 、“湖北省著名商标”、湖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湖北省酿酒行业科技进步奖,等称号。并全面通过ISO9001-2000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监利粮酒的诸多酒品,十余次在各种糖酒会等饮品酒类的博览会上获得好评,签单多多;

公司拥有两个产品生产基地与一个粮食生产基地,年生产能力达10亿元人……

 

感恩不失柔肠,六六微信大顺美好


黄镇推介.jpg


监利县委书记黄镇主持监粮苦荞酒小城大爱新闻发布会  

 

走出厂区,我们来到办公大楼前的树荫下,坐在几个石凳上小憩。风摇树影,顿生凉意。

我们与裴德梅互联微信后,发觉她“六六”的微信名真的好奇怪!

“我数数看看,看有几个‘六’呀?”裴德梅脸上漾开幸福的笑纹,“2006年,农历的九月初六,老蔡正好六十六岁,公司员工也正好六十多人,我们的第一个宝贝孙子出世了!常言道‘六六大顺’,真是大顺加大顺咧!”

蔡子荣与裴德梅的两个儿子的婚姻大事,按尺八方言是“先割小麦,再割大麦”。老二蔡军先结婚,在武汉买了一套房子,二媳妇带着十几岁的孙子在那里读书。老大蔡雄结婚后连着生了两个儿子,大媳妇是赤壁市人,大学本科学历,在公司帮着做管理。两边都请保姆帮着照看孩子,整理家务。

“老蔡是独苗,你说他接连有了三个孙儿子,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有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那他还不美滋滋的乐和?加上他年纪也老了,便干脆退下来,在家里与孙子们玩乐玩乐的。他说的是一句文绉绉的话,是‘含饴弄孙’哪!”裴德梅说话时也是美滋滋的,“不过,公司有什么大事要事,还得请老蔡来出个主意;来了领导会名人,也得要老蔡出面迎候一下。只有他才能镇得住咧!”

一下子就说到感恩的话题。

裴德梅很看重他们家老蔡与同学与朋友的友情,她说:“老蔡总这样说:人哪,日子过好了,要懂得感恩!曾经在我们最为难的时节伸手帮过我们的,后来我们的日子确实是过好了,老蔡每年都请他们吃个饭,叙叙旧。像前几年春上,老蔡又出车又出钱,请几个老同学到尺八看油菜花;像前不久监利一中的一位老校友回母校演讲,都是我们家老蔡出车子接人送人,为几个老同学聚会提供方便,还请他们吃个饭叙叙旧什么的。”

说到这里,裴德梅发给我一则微信,是老蔡请几个老同学在“回味往事”的酒馆里聚餐,一位擅长写点旧体诗词的老同学,以这个酒馆的招牌为题,写了一首藏头诗《回味往事》

回首莫说过云烟,味觉亦是留美言,

往来几多相知友,事事连心常挂牵。 

说到几位老人的生养死葬,可见蔡子荣与裴德梅感恩的孝心。

蔡子荣的母亲走在继父前头,母亲去世时,蔡子荣身穿白孝服,长跪不起,想到母亲的身世,连连磕头,痛哭流涕。之后,他义无反顾地负担起继父的养老送终的责任。

蔡子荣的姨妈、他母亲的妹妹,身世悲苦,老时找了个倚靠,是一位医生,蔡子荣的继父走了半年后,姨妈也不幸去世,也是蔡子荣出钱出力,请帮忙的人,还请道士做法事,让姨妈入土为安。而这位后来的姨夫,照说与蔡子荣毫无干系吧,但这位医生的安葬,也是蔡子荣一手操办的。

还有裴德梅娘家的老父亲,蔡子荣与裴德梅也把老人接到监利县城来。养老送终。

——孝心感动天和地!这是我们最看重的。

……日影西斜,裴德梅又手机铃声不断。我们便提出告辞。他电话叫来司机,送我们出门的时候,又说到公司目前状况,裴德梅幽幽地说出了一句:“前有杀手,后无救兵。”

裴德梅是这样解释的:所谓“前有杀手”,是说目前酿酒企业蜂起,市场竞争激烈,公司面临潜在的危机;所谓“后无救兵”,是说他们这个家族式的企业走到今天,辉煌之余,但目前面临的产销不均衡、融资难等发展瓶颈也是异常严峻,希望能找到有实力的合作伙伴,一起扛起监利白酒产业的大旗,让监利粮酒走的更快、更远!

挥手离去,裴德梅的一番言说,还在我们心中萦绕。

近照.jpg 

作者近照

安频,男,湖北人,高级经济师。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党支部副书记,《监利人》杂志主编,《荆楚报告》杂志副主编。出版有《足下集》《思想底片》《心灵感悟》《世相评弹》《特别联想》《汉皇陈友谅》《梦生羽翼》等多部专著。在新华网、人民网、千龙网、百度文库、豆丁网、中华文本库、腾讯、丝绸之路网、领导干部在线、西部之声、起点中文网等一百七十多家网站,及《农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湖北日报》、《荆州日报》、巜名人传记》、《湖北音乐》、《咬文嚼字》、《楚天主人》、《湖北方志》、《学习月刊》、《速读》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680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