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友国:从长江文化学者到知名作家

人物名片:

田友国,湖北省长江文化研究院《中华长江文化大谱系》编委会总编室副主任、审读专家,知名作家,已在《长江文艺》《当代作家》《作家》《安徽文学》《延河》《创作与评论》《山东文学》《北方文学》《奔流》《鸭绿江》《当代小说》《芳草》《都市》《时代文学》《特区文学》《中华散文》《寻根》《长江丛刊》《陕西文学》《延安文学》《名人名作》《粤海风》等文学期刊上发表小说、散文、随笔240多万字,出版短篇小说集《心难眠》、长篇历史文化随笔《铁规铜宗》等3部,撰写的《古人类化石探秘》等16部电视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曾获蒲松龄散文奖、蔡文姬散文奖、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奖、全国优秀剧本征集评选提名奖、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奖等,并入选《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第二卷)。

 .jpg近昭.jpg

2013年至今,不到五年时间,田友国的笔下如汩汩清泉流淌,串成一串串美丽的文字,铸就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形象,跳跃到省级、国家级的刊物上或出版物里,洋洋洒洒竟达一百八十余万言。

田友国,湖北省潜江市人,出生于1958年10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长航武汉港机厂工作。一年之后,因妙笔生花,被调到厂工会当宣传干事。不久,识才的武汉港务管理局高层看上了他,调他到《武汉港口报》工作。于是,田友国从副刊编辑到编辑部主任,再到《武汉港口报》副总编,再到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再到主持局党委宣传部工作,在人生的旅途上烙下了一个个清晰的脚印。其间,长江航务管理局、长江海事局有关部门和武汉电视台等媒体都邀请他加盟,并付诸商调组织程序,而他所在单位领导也认为,田友国是个人才,几次把他的人事档案留了下来。

时过境迁。1999年9月,《幸福》杂志社调田友国去主编刊物。之后,他一边主编《幸福》杂志,一边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在一些省(市)社科联、文联、作协主办的纯文学期刊上公开发表了大量的小说、散文、随笔。

有的人是厚积薄发,而田友国则是厚积厚发。有的文学期刊编辑审读他的文学作品后,称田友国的文学作品功底扎实,是一位学者型作家。

               读工科误你一生

小时候,田友国特别喜欢读书。那时,邻居有一位本家,算辈份的话是他的祖辈。这位老者曾任教过中学,因疾病导致眼瞎了,便提前退休在家。他家藏有很多书,但有一条规矩:概不外借。时值文化大革命,老者唯恐有人上门抄家,便把书藏得很严实,堆在他家一间黑古隆冬的阁楼里。

但是,这位老者对田友国却是例外,因为他直觉这孩子是真想读书,每当田友国上门去借书时,他都积极支持。不过,他也有一条近乎苛刻的要求,就是每次只能借一本书,阅读时得用封皮把图书包好,以免损坏图书。读完后还了书,才能再借一本新书。

到十二三岁的时候,田友国从这位老者家借阅了《林海雪原》《武松打虎》《三国演义》等图书。常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田友国读的书多了,写作文下笔成章,而且,他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在班上当作范文朗读。

高中的时候,班主任特别喜欢写得一手好文章的田友国,待他像亲生儿子,认为他形象思维发达,是个写小说、散文的料。班主任的丈夫毕业于著名的武汉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在大学里就发表过小说,他也称赞田友国是个可塑之才。于是,夫妇俩开始教诲他,一定要多读书,读经典名著,把基础夯实。

那时候,学校组织课外劳动特别多,班主任得带领学生下乡摘棉花、插秧和割麦,说课堂开设在广阔天地间。然而,这位班主任却把田友国关在她的书房里,让他读海明威、巴尔扎克、肖洛霍夫、茅盾、李白。这在全校是个特例,令同学们既羡慕又忌妒。班主任的丈夫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也默认了。有时候,田友国读书到深夜,班主任还会给他下厨做夜宵,端到书房,看着田友国吃了才离开。

恢复高考第一年,田友国考入了武汉一所理工科学校。班主任和丈夫知道后,将田友国痛批了一顿,认为田友国不成器,不去读文科实在可惜了,读理工科会误了他的一生。

船舶设计与制造专业毕业以后,田友国被分配到长航武汉港机厂工作,刚开始是见习。见习期中,他创作了短篇小说《一组摄影》,投给长航系统内部文学刊物《海员文艺》,很快就发表出来。不久,他通过邮局向湖北省作协主办的名刊《长江文艺》投稿,没料到《长江文艺》用8个版发表了他的短篇小说《哈哈镜里的独身女》。于是,田友国在这家拥有一千多名职工的工厂名声大振,厂党委立即把他调到厂工会当宣传干事。之后,又调任厂党办秘书。就这样,田友国的职业生涯开始与所学的理工科专业背离……

                                           多单位争抢人才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事了。当时,时任武汉电视台台长、著名作家赵致真正在全国引进人才,田友国的文字功力与文学创作成就进入了赵致真的视线。于是,赵致真请政治处前往长航武汉港机厂商调田友国。哪知,厂方也惜才,不同意电视台调走田友国。

接着,长江航政局(现长江海事局)、长江航务管理局有关部门先后与长航武汉港机厂协商调动田友国,但厂方初衷不改,坚持把他留下来。有一度,田友国十分苦恼。

jpg仕政波涛.jpg2.jpg

后来,武汉港务管理局创办《武汉港口报》,在全局近两万职工中遴选副刊编辑,田友国成为第一人选。这次田友国的头顶上有福星照临,很快被调走了,因为此时的长航武汉港机厂下放到武汉港务管理局管理,一纸调令,厂方没话说了。

田友国做副刊编辑风声水起,一方面,他努力培养本系统文学爱好者,使之成才,甚至有的成为了武汉市签约作家;一方面,广纳全国各地作家的作品,使一家小报蒸蒸日上。其间,田友国很想给自己建造一套文科专业知识构架,又报考了湖北大学新闻学专业。他觉得,这是一次专业上的回归。后来,武汉港务管理局党委提拔田友国为编辑部主任,继而决定他为副总编辑、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后来,又主持局党委宣传部工作。

武汉电视台品牌栏目“科技之光”开播一段时间后,急需人才加盟,赵致真再次想到了田友国。田友国兼修过文、理双科,又在《当代作家》《芳草》《当代小说》《城市文学》《中华散文》《长江文艺》等纯文学期刊上发表了不少作品,尤其是给几家企事业单位撰写的电视专题片解说词质量不错。于是,赵致真给田友国打电话,邀请他加盟“科技之光”栏目组。

对于一台之长的器重,田友国心怀感激。于是,他匆匆与栏目组采编人员飞赴北京,采写了医学泰斗、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吴阶平,中国植物生理学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汤佩松等14位著名科学家的专题片解说词,在武汉台和中央台播出后,反响良好,赵致真对田友国也特别嘉许和褒扬,并再次请政治处调田友国到电视台工作。

但田友国还是没能如愿调动工作……

终于,人才流动政策已经放宽。1999年9月,田友国调往《幸福》杂志社,开始主编这本期刊。

 

读书比打麻将过瘾

“读书比打麻将过瘾。”这话是田友国说的。

田友国最大的爱好是,购书、藏书、读书。他的书房一面开窗,以采光;另三面从地至顶的书柜排列着各类书籍。田友国读书很杂,不止读文学名著,更多的是读社科类、历史文化类书籍,尤其是国学经典,还广览植物学、医学、天文学书籍。

2016年以来,田友国读过的主要书目就有一长串:《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中国通史》《中华文明史》《中华上下五千年》《四库全书》《史记》《资治通鉴》《世界百科全书》《齐民要术》等。

田友国是一个喜静的人,也是一个注重养心的人。有的人以食养心,有的人以药养心,而田友国却是以书养心。他认为,读书能净化一个人的审美价值与心理品质,能丰富一个人的文化积淀与人性内涵。

深夜,田友国习惯坐在书房阅读,与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尤其是孔子、孟子、列子、韩非子,还有唐代仰天喝酒的李白、胡须飘动的杜甫,北宋宠辱不惊的苏东坡,还有现代叼着一管烟斗的鲁迅等圣贤交流;与从不同经纬度越洋而来的尼采、黑格尔、笛卡尔等相晤;与从不同时代接踵而来的庄周、王充、董仲舒等交心。于是,他跟古今哲人、圣贤、学者展开了观念上的碰撞、灵魂上的交融。

jpg铁规铜宗.jpg

有时候,田友国会在窗台上放一盆景。阅读累了,他会坐看几只虫子在盆景里徐徐蠕动,心里便有了诗意。

真正意义上的阅读不是附庸风雅,也没有功名利禄,完全是听从内心的召唤,是人生最快乐的体验。阅读时,田友国感觉不到自己在读书,因为这时候抖落了俗尘,开始内心的自省,邻居的麻将声、酒味就干扰不了了,大都市的喧嚣、尘埃、声色、浮华都悄然退去了,独有一份清静、寂定、自守的心境,听得见牧歌、泉声、天籁之音,也听得见自己在知识天穹里振翅翱翔的声音。

田友国爱看文化类电视节目,比如“中华诗词大会”、“朗读者”“文明之旅”、“文化十分”、“名家讲坛”。

正是追慕先贤,品读中外经典,浸泡于国学的浩瀚中,也正是在外国经典的照临和国学的汤汤锦水中,田友国涵养了心智,丰富了知识构架。2017年8月,他应邀到湖北省交通厅读书会上主讲了《读书与养心》。田友国主编过湖北知名期刊《幸福》外,还参与编审过五十八卷《当代长江航运发展史丛书》和《中华长江文化大系》第六编共八卷《语言文化》,曾担任过长航系统诗歌朗诵大赛评委、文学大赛评委、读书演讲大赛评委、社科类科技项目评审专家等。

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组织编撰、长江出版社出版的六十四卷《中华长江文化大系》是我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内容最全的系统介绍长江流域的文化丛书。编委会十分信任田友国,交给他三卷写作任务,即长江流域的官场与吏治、长江流域的礼教与祠堂、长江流域的帮派与寨主。田友国用一年半的时间,写出了《仕政波涛》《铁规铜宗》《隐弓啸箭》三部书稿,约九十万字,得到编委会的一致认可,称他的书稿写得速度快、质量高。

2015年底,《中华文化系大江》丛书编委会再约田友国参与写作,并交给他三个重要选题。田友国用一年半时间,写完了三部长篇地理文化散文,即《楚韵东湖》《灵动青弋》《龙腾黄河》,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湖北省长江文化研究院是由省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发起成立的,以长江流域自然、地理、历史人文为研究对象的非营利专业文化机构。鉴于田友国在研究长江文化的成就和业界一致公认的长江文化学者身份,湖北省长江文化研究院特聘他为《中华长江文化大谱系》编委会总编室副主任、审读专家。 

                                    作品一发不可收

田友国阅读的时间比文学创作的时间多得多,但他业余文学创作的成就却令人关注。

2017年7月,田友国收到《安徽文学》第七期样刊,当期发表了他的一部中篇小说《这是什么状况》,这是他继2015年底以来在省、市级纯文学期刊《创作与评论》《奔流》《芳草》《特区文学》上发表的第七部中篇小说;2017年第十一期《当代小说》用七个版发表田友国一万一千多字的短篇小说《弑父》,近两年来,他还在《都市》《椰城》等文学杂志上发表四个短篇小说,《辽阔的掌心》获得中国作协中国小说学会颁发的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陕西省社科联主办的大型纯文学期刊《陕西文学》2017年第4期发表田友国5400多字散文《楚天如·郊天坛》.

jpg研究会议.jpg

近年来,他还在《时代文学》《山东文学》《鸭绿江》《延河》《名家名作》《寻根》《长江丛刊》《芳草》《延安文学》等文学杂志上发表散文、随笔三十多篇,约二十万字,《敬亭山的诗声》获首届蒲松龄散文奖《落雁腾声的地方》获第四届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大赛一等奖、《女祠遗范,凝固的牺牲》发表在2013年第二期《华夏散文》后,被江苏省选入高考阅读测试题。另外,田友国创作的25集电视剧本《动心不动情》还获湖北省委宣传部、湖北省文联主办的首届全国优秀剧本征集评选提名奖。     

田友国笔下的文学人物大都是他熟悉的身边人,一是进城打拼的农民工,另一个就是长江海员。这些人物都有原型,因此他写起来比较顺手。

现在,田友国向文学期刊投稿命中率较高,有的文学期刊编辑还主动向他约稿。《安徽文学》编辑张琳在纸质自然稿中发现田友国中篇小说《剃头刀》后,立即加QQ好友,但这部中篇小说刚有文学期刊通知留用,张琳便问田友国手头上有没有新作,田友国把刚写完的另一部中篇小说寄给了他,很快就通过了终审,并发表了出来。有的文学期刊编辑在编发田友国散文时,认为他的散文国学底蕴深厚,视角独特,有内涵,有文思,值得关注。而田友国却说,能在一些文学期刊上发表作品,是因为他运气好,遇上了好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