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级“农民”刘荣礼

823日,记者来到咸宁市官桥镇张公庙村一个叫大屋岭的湾子,走进位于湾子上头的上屋岭山岗,一块约十来亩面积的科学试验田就展现在了你的眼前。这里种的都是高档瓜果品种,有美国的蓝莓,还有日本的樱桃,以及从有关国家引进的金丝瓜、佛手瓜等。

这里过去是咸宁市一个农科所荒废的试验田,2002年被省里一位离休高干转租过来,变成了一个专种各类高档水果的科学试验田。这位离休高干就是原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荣礼。

刘荣礼为什么要办这个科学试验田?试验期间有哪些甘苦?未来前景如何?记者在前期采访中没有得到的明确答案,通过走进这片试验田,基本上有了个清晰的解读。

jpg刘荣礼图片.jpg

                                                                                    农民话说刘荣礼

当公共汽车进入咸宁后,记者问司机,去官桥镇张公庙村怎么走?

司机说,离咸宁一公里左右处下。那里去张公庙近。因此车子一到那个地方,记者就下了车。这时记者看到有一位农民正推着自行车走在一条上坡道上,就赶忙过去问他。他听说记者要去大屋岭湾子采访,就说他也是张公庙的人,他见过刘荣礼。那个老人在那里办试验田,种的都是一些高档水果品种呢。我们村民待他非常好,因为他是在为我们谋利益。这些水果品种试种成功了,首先受益的当然是我们村里的人,所以我们都巴不得他早日弄成功。临走,这位农民还告诉记者,这里有到张公庙的班车,一个小时左右一趟,你随我到公路上的那个大桥处等吧。

来到前面不远的一座石桥,那位农民就告辞了。记者在这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忽然来了一个摩的。因为时间关系,记者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便坐上摩的来到了大屋岭湾。在湾头的一片树林里,坐着几位剥花生的妇女和婆婆。记者便上前打听道路。一位姓李的老大娘说,那试验田就在上屋岭山旁。那个搞试验田的人,村里的干部们都说他原来是个大官,但他在我们这儿一点官架子都没有,跟我们湾子上的人说话,好和气哟。可不是嘛!这时那些剥花生的老婆婆和妇女你一嘴我一舌地赞起来,他还下田锄草,他还上山检树叶,给桃树盖根。然后他们就给记者指路,沿着那个坡上去,不远就到了。

走过湾子前头的那个水塘,经过那个上坡处时,记者看到两个男同志也坐在门前剥花生。记者便问,去试验田怎么走?两个男人争着指路,说把这上坡一过,转弯直走就到了。这里的人好热情哟!记者此刻感受到的是刘荣礼主任在这儿的人缘,如果没有好的人缘,老百姓会对你这么热情吗?

试验田里,绿浪起伏。微风吹过,飘过来植物的阵阵馨香。

记者刚到田头,就碰到了才从田里劳作归来、负责看守试验田的魏端金老人。听记者说明来意,老人非常热情地将记者迎进屋里。老人指着屋里堆放的一种形如圆柱、皮色金黄的瓜说,这是不久前才丰收的金丝瓜,两分多田大概产了近千斤。老人看着记者疑惑的眼光,马上推开了里屋的门,看到里屋几乎堆了半间屋,两边加起来,大概有200来个瓜。

老人又接着介绍,这种瓜最大的可长5斤以上。特别稀奇的是,这个瓜你把它从中间劈开,放到水烧开的锅里,瓜里的丝就自然落到锅里,比刀切的还均匀。因此称其为金丝瓜。加上醋和糖,凉伴着吃,非常好吃。

在记者的要求下,老人挑了个个头较小、而且熟透了的瓜,用刀把这个瓜从中间劈开,里面就出现了如金色一样的丝,老人说这些丝会在开水里自动脱落。好不好吃呢?记者把翘起来的几根丝扯断,放到口里,就感觉到丝丝的清甜。

早就听说蓝莓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水果,现在国际市场上卖90多元人民币一斤。老人拉开冰箱,拿出了一盒今年大田结的蓝莓。老人坚持要记者拿几个尝尝,记者便挑了两个。这种果子呈紫蓝色,含在口里,汁液酸中带甜,果肉清香爽口。这种水果中所含的花青素是一种抗癌物质。果实营养丰富,具有提高视力、增强心肺功能、抗衰老和防癌等功效,是名副其实的果中之王。联合国粮农组织将其列为人类五大健康食品之一。

尝过瓜果之后,老人便与记者下到了试验田。东头有一块两分田左右的蓝莓,三年前的蓝莓已长至膝深,叶子葱绿,根茎挺立。老人介绍,这两分田今年5月产了10来斤蓝莓。老人抱怨说,果子成熟时,就是老要赶雀子,雀子也喜欢吃这东西。

紧靠着这块田的,是去年10月新种下的蓝莓苗,嫩绿葱郁,有一大片,与上头的那两分田相比,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谁是老子辈,谁是儿子辈。老人说这是刘主任出高价从外地买来的,现在这批苗子已经过严寒和高温高热的考验。

西边,是一大片樱桃林,翠绿一片。这种樱桃是从日本引进的。

刘荣礼的科学试验田,种值的品种独特,具有潜在的经济价值,良好的市场前景,得到了这里老百姓的认可。在这里,老百姓早已把他看成是自己湾子里的人,是在为他们谋利益的人!

 

缘于一份故里情

 

“湖北乃千湖之省,土地肥沃,气候适宜。但湖北的市场上中高档水果却是外地的。我们为什么不培养自己的优质水果基地呢?”

这是记者在去刘荣礼试验田之前,在省人大常委会一栋办公楼里与刘荣礼主任一次近距离接触时的对话。刘主任说,他离休之时,感到自己的身体还很好,精力也充沛,还有继续为人民服务的本钱。因此当他看到市场上没有湖北高档水果的状况,便萌发了办一个科学试验田的想法,为培植湖北的高档水果基地趟出一条路来。

他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当年他便到咸宁考察,把咸宁市官桥镇张公庙村大屋岭湾子上那片地租了下来。他为什么来这里租地呢?经过考证,他要引进的高档水果喜在粘土上生长,而咸宁的地以及武汉江夏的地大都是粘土。然后他掏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先后自费引进了包括美国蓝莓、佛手瓜、金丝瓜、日本李和俄罗斯桃等在内的近20个高档瓜果品种。

他为什么敢于这样做?这与他一直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精神是分不开的。1983年刘荣礼出任县市合并后的随州市委书记,为了开发神农故里厉山,经过调查研究,决定把原来到厉山的公路裁直,沿厥水河修一条公路。当时有好多人不理解,认为占了沙滩。后来这条路修成后,不仅比原来那条路的里程减少了三分之一,而且方便了投资者去厉山投资,为神农故里带来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在随州市委书记的任上,他第一个在市一级城市推广气流纺。搞气流纺需要引进国外设备,价格不菲。他冒着风险,拍板进口了价值几十万美金的气流纺设备。后来这套设备投产后,生产的牛仔布远销欧美、东南亚,这套设备一直运行到近年才更换。随州百姓都称赞刘荣礼有超前眼光。刘荣礼说,他的眼光并不超前,而是发展经济的责任要求他这样做。我在这个地方工作,就要把这个地方当作我的故乡来建设,虽然我是老河口人;他升任省公安厅厅长后,调查研究发现,省厅竟没有一个像样的训练基地。他反思,如果没有好的训练场地,就练不出精兵强将,如果警察还跑不过犯罪份子,那怎么履行保卫人民的责任?经过勘测选点,他把警察训练基地定在了随州。当时人们觉得随州离武汉太远,训练不大方便。但刘荣礼认为,今后如果随州通了高速公路,远路也会变近路。我们选的随州那块地是荒地,当地政府不要钱,政府领导认为我们基地如果建在那儿,仅每年训练人员的消费都会有利于随州经济的建设,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经过统一思想,省厅警察训练基地终于落户随州。当后来高速公路连通的时候,人们不得不佩服刘荣礼当时的眼光与气魄。现在随州警察训练基地越办越红火。

他离休了,退下来他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搞好个人身份的转换,不给组织上添麻烦,不给家人添麻烦。第二件事就是从农民中来,回归到农民中去。他觉得有生之年应该为湖北这个大故乡再奉献一份光和热。当朋友得知他的情况后,好多人劝他,已经离休了,工作还没干够?还是安享晚年吧,如果折腾来折腾去,把身体拖垮了,就悔之晚矣。他含笑答复朋友们,一个人干自己喜欢的事,那才叫幸福,我现在干的事自己很乐意,乐意就是安享晚年呀!

刘老精神矍铄,洪钟大嗓,和霭慈祥。他讲到这里的时候,记者禁不住问,种植这些高档水果,湖北尚无前车之鉴,万一失败了怎么办?刘老说,没有失败,哪有成功。我愿意以我的失败作为代价,为后来者积累成功的经验。但我想我引进的20多个品种,哪怕只成熟1-2个,也是胜利。这几年我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在努力。

 

科海无涯苦作舟

 

去年5月,蓝莓试验田的面积仅2分田。但到10月,面积比原来扩大了许多。

“试验田的成功,那不叫成功。只有推广到老百姓当中去了,被广大老百姓所接受,变成他们的钱袋子了,那才叫成功。”这是刘荣礼常勉励参与研究蓝莓的科研人员和工作人员的一句话。

但大家知道,试验田的成功确实来之不易,刘主任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

蓝莓,是美国的一个专家于1906年在山里发现的一种水果,不仅香甜,而且富含人体健康的多种元素。这位专家于1936年培育成功,前后历经30年的时间。在中国,至今只有两个地方培育成功,一个是东北的一位专家,一个是南京的一位教授。但东北专家培养的品种,只适合零下30  C左右的环境生长,不能拿到南方来栽培;南京那位教授掊育的品种也只是在实验室培育成功了。

为了取他人之长,刘荣礼曾先后北上吉林、南下南京拜师学艺。两相比较,南京的气候、土壤、环境与湖北较近,因此刘荣礼去南京的次数就多一些。按一般常理,学术成果在没定案之前,一些学者是不愿与人交流的。但这次中科院南京植物研究所的贺教授夫妇却破了例,他们不仅赠与刘荣礼有关蓝莓培养的专著,还让他把所里培养的蓝莓带回去研究。他们说,是刘主任一颗为百姓着想的拳拳之心感动了他们,他离休了还在为湖北的百姓做事,凭这点我们就应该帮助他。

为了弄清蓝莓的生活习性,无论三九寒天,还是高温酷暑,刘荣礼都要亲临试验田,记录蓝莓的生长状况;他还经常下田锄草,为蓝莓营造优越的生长环境。面对刘主任的亲历亲为,与他一同工作过的工作人员时常劝他,这些事您就别干了,您已经请了两个劳动力,只要安排一下就是了,他们会办妥的。刘荣礼说,科学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马虎,我现在身体还很好,正是搞事情的时候,为什么要别人去干呢?再说了,只有自己亲自观察记录到的数字,心里才有把握,否则,今后推广到大田种植,我拿什么数据去指导老百姓?

当他听说湖北有一位教授也在研究蓝莓时,他不耻下问,与那位教授共同探讨蓝莓的生长习性,交流培植蓝莓的心得体会。

省科委在去年得知刘荣礼自费培植高档水果的消息后,为他专门拨了一笔经费,支持他的科研工作。他则把这笔钱中的大部分投进了实验室。他之所以要投入实验室,他考虑的是要对果木实行组织培养。如对一根蓝莓进行组织培养,它的细胞数以千万计,如果组织培养成功,今后会节省很多土地来培植蓝莓苗子。经过考察,他最后把果木组织培养的任务交给了湖北省林业局研究所。现在因科研经费紧缺,研究暂时中断了。但刘荣礼并没灰心,他正在筹措经费,如果经费到位,他将把果木组织培养的工作进行到底,直至成功。

 

百姓想的就是我要做的

 

听试验田的工作人员讲,刘主任明年将淘汰佛手瓜。为什么呢?当记者再次与刘主任见面时,记者向他求证。

刘荣礼说,我主张物竞天择。数年前,我引进了近20个品种,经过这几年的试验,已淘汰了上十个品种。佛手瓜我为什么要淘汰呢?

佛手瓜长的像佛手一样,口感不错,市场也有很大的潜力。但这个瓜初期只能在大棚里生长,如果放在大田里,遇到寒潮,它就会被冻死。如果这个品种推广到老百姓当中去,老百姓要搭大棚,这样种植的成本过高,不利于经济的增长。凡有违老百姓意愿的事,我不会去做,因此明年要淘汰佛手瓜。

刘荣礼试验田里种植的品种都是纯绿色食品,从生长到果子成熟,从没有打过一滴农药。为什么不打农药呢?刘荣礼认为打了农药,那就不是纯绿色食品了,市场要的是纯的。另外就是给老百姓增加了劳动量,还要增加药水开支的经费。因此凡需要靠打药水才能抗虫的品种,在他这块试验田里是没有市场的。

科学实验是刘荣礼这几年来长期考量的一件事。比如他培育的有关品种,高温高热时需要进行田间管理,他不厌其烦地进行。记者在试验田里看到,栽植日本樱桃的田块里,樱桃的根部都用树叶覆盖着。这些树叶都是刘荣礼与工作人员一道从上屋岭山上检来的。工作人员当时不允许刘主任去,但他坚持与他们一同劳动,树叶检来后,他又与工作人员一道把树叶盖在樱桃树的根部,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可防止樱桃的根被太阳晒死,二是可以保持根部的水份。今夏这片樱桃林在刘荣礼和工作人员的呵护下,生长得郁郁葱葱。

刘荣礼目前着手筹备科学鉴定会,一旦品种被认可,他将迅速推广到广大民众中去。

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在攀登科学高峰的征程上,刘荣礼深知,没有鲜花铺就的坦途,只有布满荆棘的坎坷,他将紧紧依靠组织和政府,大力开展科研攻关,为培植湖北的高档水果基地,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资料链接

刘荣礼,男,出生于193912月,湖北省老河口人。高级经济师。先后担任随县县委副书记、县长、随州市委书记,襄樊市委副书记兼随州市委书记;后任黄冈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地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是中共第14大代表,湖北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首届“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