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梯田之冠剪影

犁耙水响。人勤春来早。

柳枝萌芽,青草呢喃,莺飞燕舞,伴随着大地回春的声音,一年一度的春耕又开始了。龙脊镇的山寨前,石径上,梯田里,又出现了壮族、瑶族农民忙碌的身影。

jpg1.jpg+1.jpg

被誉为世界梯田之冠的龙脊梯田

我曾三次在暮春前往龙脊镇,观赏拍摄秀美、壮观龙脊梯田,置身其中,在赏心悦目之时,感受了壮农、瑶农的辛劳,灵魂也为人之伟力而震撼、而净化。

龙脊镇隶属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距县城22公里,距桂林市80公里。由于龙脊梯田地处越城岭大山之中,四面高山阻隔,山寨之间至今仍未通公路,粮食基本上是自产自给为主。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壮农、瑶农,从元代到清初,历经650年,在66平方公里的龙脊山中,用智慧和血汗开拓出了一个规模宏大、气势恢宏的、被誉为“梯田世界之冠”的梯田王国。

三次龙脊之行,我先后行摄于龙脊古壮寨、金坑.红瑶大寨、平安壮寨三大梯田观景区,经历了磅礴大雨之后,龙脊古壮寨梯田的云雾升腾;艳阳高照之时,金坑.红瑶大寨梯田的金光反射;雨雾弥漫之际,平安壮寨梯田如人间仙境般的若隐若现。在平安壮寨,还偶遇壮寨农耕节 

.jpg+5.jpg 

云雾升腾的梯田 

jpg7.jpg+7.jpg

 金光反射的梯田 

jpg6.jpg-6.jpg

壮寨的农耕节 

 民以食为天。在我们这个传统的农业国度,老百姓为填饱肚子,从土地上刨食,已延续了数千年。较之平原、丘陵地区,居住在大山深处的龙脊百姓,更劳累、更辛苦。

 当很多地方农民使用机械种田时,受山高坡陡自然条件的限制,龙脊的农民至今仍然承袭着祖祖辈辈人犁牛耕的原始农耕方式,面朝黄土背朝天。

jpg4.jpg+4.jpg

 最原始的农耕方式

这些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的梯田,分布在海拔3001100米之间,最高达1180米。坡度大多在2635度之间,最大坡度达50度。难以想象,龙脊的祖先们从最初开山造田,到拓出这些浩瀚如海的梯田,是何等的艰辛,又是何等的悲壮。

在这密如蛛网的梯田世界里,大多是只能种数行秧苗的小块田。最大的田不过一亩,最小的“蓑衣盖过田”,仅能站一个人。

jpg3.jpg+3.jpg

农民和牛挤在狭窄的梯田里  

传说曾有一个苛刻的地主,要求农夫一定要耕完206块田才能收工。农夫忙了一整天,数来数去只耕了205块。当无奈的农夫拿起蓑衣准备回家时,却惊喜地发现,最后一块田竟然就在蓑衣下面。

在壮寨田间地头,我看到了一位身强力壮的农民正在凿一块石头。他的身边,有一大一小两把铁锤、一长一短两根钢钎,一把铁锹。我不知道,他一锤一钎凿开这块并不大的坚石,需要多长时间。但我知道,他辛苦劳作的成果,只是开拓一方并不大的、只能栽几十棵秧苗的新田。梯田开拓之艰,由此可见一斑。

jpg2.jpg+2.jpg

 一位身强力壮的农民正在凿石头,开拓新梯

从元代到清初,整整650年,龙脊人就是这样不忘初心,前仆后继,硬是用血汗和生命,打造了这么一个行云流水、磅礴壮观的曲线王国。 

登高远望,龙脊梯田形成的优美曲线一条条、一圈圈,从山脚盘绕至山顶,蜿蜒起伏,如弯月,如鳞片,像春螺,似巨龙,亦像天上飘落的彩带,潇洒妩媚。

龙脊人用他们创造性的劳动,不仅为世界创造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经典,其愚公移山,开拓不已的精神,更是留给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   

龙脊,我还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