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述· 《好日子》缘何逆袭成为全省精品剧目?

12,新年上班第一天,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2018年度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入选剧目公示名单》,由笔者编剧的,之前并不被看好的方言话剧《一起过上好日子》(以下简称“《好日子》”)逆袭上榜。本次公示的20个精品剧目,是从全省上百台优秀剧目中筛选出来的,《好日子》排序15,这真是新年开门见喜,笔者自然欣慰。 

20115月,笔者从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文联调到宜昌市艺术研究所,现已近8年。来新单位后,并未有“如鱼得水”之感。虽然之前,笔者已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一些小的成绩,在全省、全国拿到了多个奖项,但艺术研究所并不看重这些,因为主要职责是舞台艺术创作,而笔者这方面却是短板,属半路出家,没有任何基础和经验,甚至没有人相信笔者还能写戏,每年年终考核时,同事们所提的意见都是——“要增强舞台戏剧创作经验”。

1.jpg+1.jpg 

羊角岩采访贫困村“第一书记”张惠琴(左 

别看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基本上就是将笔者否定了,意思是说“他不会这个”。每次听到这句话,笔者心里都是拔凉拔凉的,同时心里也是不服气的,笔者相信自己:既然能把几十万、上百万字的小说写好,就一定能写成舞台戏剧。但实际情况也是三四年时间一晃而过,笔者啥戏也没有写出来。上面有剧本创作任务,领导不会安排到笔者这里……但我并没有放松自己,一直在思考着,谋划着。 

2016年夏天,笔者不甘于生命的白白流逝,决定不再等待领导交办任务给机会(因为天上不会掉馅饼给我),而是主动出击,结合中央精神,准备创作一部精准扶贫题材的作品。心动不如行动,笔者立马找市扶贫办领导,了解到宜昌扶贫工作在全省走在前列,而最主要的经验,则是向全市重点贫困村派遣副县级以上的“第一书记”。 

根据市扶贫办提供的信息,笔者随即前往秭归县三掌坪村、石柱村、望柱村进行采风。天气炎热,辛苦自不必说,记得那次因酷暑而得了重感冒,回市里到医院输液一周才好。采风获得了大量创作素材,最后笔者七易其稿,创作了方言话剧剧本《一起过上好日子》。在创作过程中,笔者跟市歌舞剧团副团长董锋反复沟通,受益良多。

2.jpg+.jpg 

羊角岩(左)和艺术总监董锋(中)与《好日子》剧中原型人物“第一书记”张惠琴交谈 

本剧主要的剧情是,市里某局派往重点贫困村——三井坪村的“第一书记”章丽华来到村里,带领大家创办香椿生产专业合作社,却没想到进村后的第一个会议就开炸了锅,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究其原因,主要是村里有一位名叫胡三的年轻人跟村主任赵大海有私怨,在会上发飚,再加上贫困户们对土地流转政策存在疑虑,还有的贫困户如方癞子说“戴着贫困户帽子还好些”。针对这些复杂状况,章丽华耐心地上门做工作,逐一化解矛盾。她说服了村委会赵主任的女儿赵小媛回村创办合作社龙头企业香椿加工厂;与胡三打赌“不脱贫不回城”;帮瞎子老人方大富治好了白内障,让他重见光明…… 

剧本写好后,笔者又经历了不断地向领导汇报,争取能上排练场的工作。本所领导也帮忙呼吁,但是一晃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还是看不到上排练场的希望……幸好碰到2017年市里举办第二届艺术节(以下简称“二艺节”),市歌舞剧团需要新剧目,在多个剧本选项中,笔者这个剧也并不是最被看好的,但所幸市歌舞剧团最终同意排这个剧目。

 3.jpg+.jpg

《好日子》送戏下乡到当阳市子龙村 

在排练过程中,从领导到演员,也都是信心不足,再说市歌舞剧团也没有找市里要到一分钱,眼看“二艺节”逼近,市歌舞剧团自己花了不多的钱拿它上了排练场。它只是为了应付一下“二艺节”,不交“白卷”的一个小制作。当时各县市区为了“二艺节”,都在比赛投资,好些个剧目投资高达五六百万元,还纷纷从省里请来大导演和工作团队,那么《好日子》相比之下的确是太寒酸了。 

市“二艺节”上,《好日子》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欢迎,毕竟其他一些投资几百万,有着最豪华阵容的剧目摆在那里,它们显然才是华贵的宠儿。当然在这种冷清中,北京编剧董妮曾撰文给予了好评;首演后陈中毅、赵春花、李炳元等十来位文友大呼过瘾,纷纷写出了观后感,给了笔者鼓励。《文艺报》、《中国民族报》、中国文化传媒、中国作家网、湖北文艺网等媒体发表文章给予了关注支持。

 4.jpg+.jpg

《好日子》剧中“第一书记”章丽华(左) 

市“二艺节”后,其他有些剧目进一步加大运作,有的得到了国家艺术基金资金扶持,有的奉调赴汉参加省“三艺节”展演,甚至有到北京和其他外地去演出的机会,《好日子》仍然是“灰姑娘”,甚至连最近的201812月的“宜昌改革开放40周年精品剧目展演月”,共展演13台剧目,也没有给它露脸的机会,整个是不被待见,灰溜溜的感觉。 

这次省文化和旅游厅公示的“精品剧目入选名单”,让笔者和《好日子》剧组的朋友们喜出望外,这的确是完全没有想到、无法预期的一种礼遇,是侥幸创下的一个奇迹,是湖北舞台艺术疆场上杀出来的一匹黑马,是一次成功逆袭。想一想,全省有多少个投资巨大、主创阵容强大的剧目没有在名单之内,而《好日子》这个“灰姑娘”却侥幸上榜,怎能不令人惊喜和自豪?

 5.jpg+.jpg

《好日子》在贫困村演出时体现艺术感染力 

笔者并不会觉得《好日子》好到了完美程度,它一定还有诸多可以打磨、提升的空间(这是另外的话题了),再说评审的事往往也是见仁见智非绝对准确。由这次评审所带来的,笔者觉得并不仅是“精品名单”本身,更可以给舞台戏剧界的同仁们两点信心或者说启发: 

其一,投资几万元的“灰姑娘”剧目,未必不能超越动辄投资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元的奢华剧目。毕竟,剧目的精品与否是以内容和质量取胜,并不以投资额大小为考量标准。投资大的,未必一定是好作品;反之,投资小的,未必全是废品,非得被漠视不可。 

其二,本地主创团队(导演、编剧、作曲、演员等),未必绝对地弱于“外来的和尚”。今后应大胆地鼓励本地主创人员的创造性劳动。长期以来,一些基层艺术团体往往习惯于眼睛朝上看,迷信于大牌名家,而不能更多地重用和培养本地主创人才,这其实未必是一个好现象,有必要打破这种“常规”,从而打造出一批更接地气,更具新鲜活力,同时“性价比”也更高的精品剧目。

 6.jpg+.jpg

知名作家、国家二级编剧“羊角岩”

 

作者简介:羊角岩,本名刘小平,土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编剧。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等6部,长篇小说《红玉菲》《花彤彤的姐》等3部。作品曾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个大奖。现供职于湖北省宜昌市艺术研究所,方言话剧《一起过上好日子》是他的舞台艺术处女作,刚刚由省文化和旅游厅公布列入“2018年度舞台艺术创作精品工程入选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