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 爱是阳光 温暖人生

一一写在易晓寒诗集《爱是阳光》出版之际

人物名片:易晓寒 ,1960年4月出生,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黄冈市黄州区作家协会主席。大学文化程度,专业技术职称:记者、政工师。曾在海军某部服役,回地方后,先后任黄冈县文化馆助理编辑,县广播电视局电台记者部副主任,总编室主任,黄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黄州区保密局局长,区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等职。喜爱写作,有部分诗歌、散文、随笔、报告文学等文艺作品散见于各级报刊。共在海内外五十余家新闻媒体发表新闻作品千余篇,曾获省、市级新闻奖四十余项,十多次获《湖北日报》、湖北广播电台、《黄冈日报》模范通讯员,连续报道(合作)荣获湖北省好新闻一等奖,主编了新闻作品集《浪花集》。另在各级报刊发表理论文章四十余篇,论文获全国特等奖。其个人简介已被录入《鄂东当代人才库》。

 易晓寒.jpg

 易晓寒近照

“相识满天下,知音能几人?”这是晓寒赠给我的诗中的两句。全诗已被收入其将付梓的《爱是阳光》一书中。我与晓寒互相引为知己知音,相识相知相重相亲已逾45个春秋。阅读《爱是阳光》这部厚重的书稿,心中油然而生一些感慨。诚如此书之名,爱是阳光。以我与晓寒相交45年的认知,除去童稚懞懂时,几十年来,晓寒君就是爱的阳光洒播者,爱的力量体现者,爱的理想实践者。举凡晓寒撷英而辑的这部《爱是阳光》中所有篇章,满目是爱,是处有情。无不渗透着他的心血汗水泪水,无不蕴含着他的大爱深情,无不闪烁着他深切的思考、悲悯的情怀,人性的光芒,灿烂的文采……这部文集中,有他对亲人的深爱,有他对爱侣的情爱,有他对朋辈和同事的友爱,有他对领导和长者的敬爱,有他对晚辈们的慈爱和钟爱,有他对工作和事业的挚爱,有他对芸芸众生乃至所有灵性万物的关爱。一言以概之,一字一句皆是爱,一枝一叶总关情。

 

 

 

初识易晓寒,还是在上世纪公元一九七四年下半年,我与他共同耕读于黄冈县上巴河黄泥岗高中时,我与晓寒分属不同班级,刚入校即频频从同学中得知,易晓寒少年时即颇有文名,能诗善文、会写会画,是宋家凉亭中学的才俊翘楚。他在初中时曾有《猪圈风波》等故事和散文公开刊出。鄙人因此前在程德岗中学就读因作文常被老师荐为范文也曾浪得些许薄名,亦有几分自负。入学之初的一段时间,我只是留意并远观这位面容白皙,容貌英俊,擅长打乒乓球,会拉二胡的翩翩阳光少年,便心生喜欢。

那个时代,学校班级每逢节庆或因应时政需要,总要出墙报、黑板报。墙报黑板报,是班级风采文采展现的园地。班与班暗自角力。我是我所在班的主力,晓寒是其所在班的主笔。及至出刊后,班与班互相观摩,同学们评头论足。待我观罢晓寒所出的墙报和黑板报,我心中曾有的几许自负顿失。从内容,书写,版面设计,绘画等诸方面,他都胜我许多,我自愧弗如。

遂诚心折腰结识并请教这位比我年少两岁的才子。相见甚欢,分外有缘,互相引为知己。

伴随之后的互相交往渐深,方知晓寒年少颖慧,本是天赋使然,且出生于书香门第。其父母皆为教师,晓寒既学有渊源,又承受严而有方的家教。晓寒之父易亭,是一位学识渊博为人非常耿直方正的长者。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是一位年轻有为、前程光明的军官,五十年代未,因其耿直的反左之议罹祸,谪贬回原籍乡村。但君子固穷,不坠青云之志。穷乃乃节见,晓寒之父无论环境和条件如何艰难,始终自强不息、笔耕不辍。其时公开发表了很多有影响的诗文,小说《清川江上的春天》刊载于《长江文艺》,饮誉一时。是金子终归闪光。顽强的奋争稍微改善了一些生计,易晓寒之父遂被擢为中学老师。晓寒在《爱是阳光》这部书中,有一篇散文《我倔犟的老父亲走了》专写其父,我读罢此文,不禁情动于中,潸然泪下。由此文更知父爱如山,父子情深。

在黄泥岗高中耕读期间,每当晚霞满天的时候, 月光如水浸山峦,笛声琴声歌声, 时而悠扬, 时而幽怨…… 我与晓寒则常在黄昏霞光中散步,纵谈诗文,畅想未来。共同出刊学校墙报,相互切磋,相互砥砺。尤其是在那个文化荒芜的年月,他将其借阅到的和他所拥有的书刋无私地送给我阅读学习,从中我受益良多,矇胧地习得了一些写作知识。记得我在高一时尝试着写了一篇小说《龙王山上》,承蒙郑全洲老师赞赏,当时,学校请邵国瑞老师刻写钢板,油印成册分发,学校还组织了相关评论,至今我仍非常感激当年学弟易晓寒以及高年级学兄们在文采飞扬的评论中给予的热情鼓励。许是因这些鼓励和际遇,我此后更加与汉语言文学结下不解之缘,也由此助益我的人生。

1976年的夏天,七月流火。我和晓寒面临髙中毕业,前路茫茫。我们在交谈中相互鼓励,我从他的关切和期许中汲取了力量。我们相约共同出了最后一期墙报。他的毕业抒情长诗,由我以毛笔书写,我的拙作则由他书写,整版墙报由他设计绘图。 这最后一期惜别,墙报,昂扬而深沉地表达毕业班同学的所思所感,喷薄而出的满腔激情 ,一怀深沉的慨叹, 葱郁了教室外整个山墙, 更葱郁着我俩今生今世的兄弟情感……

 

 

惜别黄泥岗高中后,我与晓寒各自成为生产队农民,历经了艰苦生活的磨砺。其后相继参军服役,我当陆军,他当海军。在我将辞别故乡北上从军之前的1976年的冬天,他特意从上巴河熊坳步行来程德岗张家榨塆我之寒舍,为我送行话别。夜宿陋室,秉烛而谈,晓寒的高义深情,温暖着我,此情此景,令我至今难忘。

晓寒在大连海军某部服役,我则在河北陆军某部服役,虽天各一方,但我们之间书来信往,鸿雁频飞,既相互砥砺,又相互慰勉,传递着兄弟般的情谊。我及至现在仍保留着他写给我的那些书信,这些书信,既是我与他友情的见证,也是我们青春岁月的写照,还盛载着一个时代的春华秋月和风霜雨雪。在那寒冷的北方冬天,这些书信曾如同一簇温暖的火焰,温暖着我,照亮着我。那些书信中,洋溢着蓬勃的青春朝气,激荡着让人奋发向上的力量。及至如今,我常翻检这些书信,百感丛生,为此我于2015827特意写就小诗《那些年没有手机》发给晓寒:

那些年没有手机/彼此深长的牵挂/总把天涯望断/那时大地草绿/天空很蓝/河水很清/星星眨眼/鸿燕翩翩/车马缓缓/。可是,我们的书信那样灿烂/心地纯正/情意饱蘸/时光已将这些书信镀金/谁还在将这些岁月珍藏/在阳光下翻晒青春的记忆/犹自弥香/恍如从前/

时序更替,岁月如歌。晓寒先我回归地方,始在文化馆工作,继之在广播电台工作,再继之在黄州市委办公室任职,后来又任区总工会主要领导、人大常委。还任区作协主席多年。他所任各职,工作颇有建树,颇有成效。风生水起,一路凯歌。

八十年代中后期,我每每从部队回乡探亲,总会被晓寒热情邀约至家中,必以清茶美酒隹肴待我,伴我游东坡赤壁,观两“两赋堂”,诵“大江东去……”所有这些,都让我感受到故乡故人浓郁的情义。我在云南老山前线参加防御作战的两年间,尽管其时,他工作格外繁忙,但他写给我的书信尤为频密,书信中既有鼓励、嘱咐,更有关切。除此,他还尽力照拂我的家事。此生得遇晓寒这样的有情有义有智有信的同学,诚为三生有幸。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晓寒的父母知我与晓寒情逾兄弟,亦对我分外垂爱,视我如同己出。两位大人都曾分别亲笔写信给我,勉励我在部队努力工作,奋发进取,并以长者的睿智和关切告诫我应注意的事项,盼望我勿因暂时的困顿而消沉,期以“军人当具英武之风”。从那以后,我精神振奋,步履坚实,不再徬徨。1983年,晓寒的父亲易亭先生还将我的小诗《唱给小树苗》刊发在《东坡》文艺上,使我有信心扬起向文学之海航行的风帆。后来,我的一些诗作相继在其他报刊上公开发表。

 

(三)

 

絮叨我与晓寒的初识、深交,情同兄弟,历四十有年而不改其衷。全在于晓寒是位充满着正气,洋溢着朝气,显透着锐气,蕴涵着文气,是阳光的洒播者,是温暖的传递者。与之相交,如沐春风。他的这部《爱是阳光》诗文集,共分三辑,第一揖浅唱低吟;第二辑岁月回眸;第三辑思绪经纬。洋洋大观,值得品读。其中大部分篇章我曾不止读过一遍。每读一遍,就有新的收获。惟独对其中有一篇

叙写我的人生经历,虽皆有所本,然亦多有溢美之辞。我为之深惭之愧之。我乃布衣草民,汲汲无名,既无事功,又无德言,那堪入此?我的平淡人生,经晓寒笔墨点染,竟刊于《黄冈日报》,令我汗颜。权当是晓寒弟对我的期许罢了。此生迟暮,廉颇老矣,愿来世奋发有为,符合他的期待。

我喜读晓寒写的散文。这些美妙的散文,让我们重拾故乡竹林摇曳的光影中珍藏的童梦。乡村稻场上夜空的月光和星辰,稻草的香味,乡亲们的兴叹,《聊斋》中的狐仙…伴着孩童入梦。这些散文,让我想起故乡,让我怀旧,让我想起《社戏》,让人悠然沉缅…

而晓寒所写的怀念父亲母亲的诗文,则是情感沉郁深挚,读来既非常感佩其父母品行风范,又心中满是苍凉悲伤。而读过《东北的大哥你还好吗》等文章,又为晓寒至今牵念已逾四十年的偶遇的“东北大哥”的心愿,而更加感动。一米阳光,即是爱,即是温暖,即是良知人心。总是感念别人的德言善行,总是释出善良的温暖,总是放射出爱的阳光,这就是易晓寒的心性本色。

晓寒在青年时代即有许多诗歌公开发表,他的诗作弘扬主旋律,情感丰沛,意境深远,意象新活,诗语明丽而不晦涩,吟诵他的诗作,可真切感知他的情感经验,意会到诗的悠远意旨。他的诗作可谓合时而著,缘情而歌。他的短诗《夜航》清新隽永,意韵深长。他的抒情长诗《有座古城叫黄州》大气磅礴,豪气干云。当然收入文集中有些诗歌是晓寒写给情侣的,自是深情款款,摇人心旌。晓寒的一往情深和灿烂的诗歌才华,终使情侣芳心相许。198512月是晓寒的新婚佳期,他特意写信告知我,并希望我能南归参加他婚礼。然而,其时我在遥远的北方军营,难以有假,但我心中喜不自胜,遥望南方,情动于中,遂写诗一首《在南方,在故乡》遥致祝福:在南方、在南方/在故乡、在故乡/有一双情侣手挽着手/漫步在古城的雨巷/抑或在林中的小路/以信天游的格式/表达对未来的向往/他们是雨巷中最美的意象/他们书写着人生的悠长/在迈向未来的路上/两双脚印叠加在一起/或许是一种偶然/在携手前行的路上/两颗心相印生情/须归之于必然的上苍/那男士是我亲爱的晓寒/那姑娘是晓寒永远的新娘/男人有着橡树的铜枝铁杆/姑娘如红木棉花美丽绽放/他们青春蓊郁/诠释着树的形象/证明着爱的力量/今天,他们踏上婚礼之路/婚礼进行曲正热情地奏响/在南方,在故乡/小城的故事正在幸福歌唱/南方有甘蔗林/北方有青纱帐/甘蔗林的甜蜜地久天长/青纱帐的祝福满怀衷肠/今夜,北方的我不再寒冷/因为我在畅想,我在眺望/呵,在南方、在南方/在故乡、在故乡/

屈指数来,这已是三十多年前的美丽往事。晓寒不忘初心,依然深爱他的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谓伉俪情深,琴瑟和鸣。“霜叶红于二月花”。爱是阳光,照亮人生。晓寒将这部诗文集名之为“爱是阳光”。甚为熨贴合适。既凸现了文集的主旨,又涵盖全书篇章,同时,藉此进一歩宣示这一温暖的命题。睹此书名,总令人遐思,总令人开悟。诚然,世间人都是因爱而活着。因为有爱的阳光照耀,生命才蓬勃,人生才明丽。无爱的人生,必是荒芜的沙漠,没有绿色的希望和盎然的生机。晓寒之爱,是大爱深情;晓寒之爱,是丰盈温暖。因为他正直、善良、奋进,所以有爱。因为他有血性、有风骨、有良知、有才情,所以有阳光。晓寒斯人斯行斯文值得称道,更值得我效仿借鉴。

爱是阳光,风雨中闪亮。爱是阳光,幸福的方向。 搁笔之前,我祈愿:让世界永远充满爱。让爱的阳光温暖人心、照亮人生。

 .jpg张国齐近照.jpg

张国齐近照

作者简介:张国齐 男,湖北省黄冈市人,1958年12月出生,1976年12月入伍,历任班长、营部书记、排长、连副指导员、团宣传股长等职,1986年参加老山地区防御作战,1988年转业至武汉市江汉区宣传部工作,先后任职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区卫生局党委书记、区司法局长,区科技局长等职。系武汉作协全委委员,武汉炎黄文学院副院长,著有诗集《河畔歌吟》。

 

易晓寒诗歌作品选载

 

有座古城叫黄州

 

易晓寒

 

故乡在何方?

何处觅乡愁?

在那万里长江的北岸,

有座古城叫黄州。

 

穿越时空的隧道,

追溯岁月的河流。

啊!古老的黄州。

啊!古老的黄州。

 历史源远流长,

文化底蕴深厚。

祖先们在荒蛮之地繁衍生息、开疆拓土。

始秦汉、越魏晋、经唐宋、历明清,

螺蛳山遗址将人类早期文明孕育。

悠悠五千年,长江万古流。

勤劳坚忍的先民,

执着地在这里坚守。

斯是人文薮泽,

端的民风敦厚。

啊!多情的黄州。

一幅山青水秀的画卷,

一片充满神奇的沃土。

多少文人在这里驻足,

多少骚客在这里停留。

杜牧之漫步在江堤柳林,

王禹偁寄情于黄州竹楼。

苏子瞻披一蓑烟雨,

乘一叶扁舟,

遣怀于江渚之上,

放歌于赤壁矶头。

啊!黄州温润了苏东坡,

苏东坡铸就了宋词黄州。

苏东坡铸就了宋词黄州。

 

穿透历史的风云,

走近时光的窗口,

啊!开放的黄州。

两座大桥飞架南北,

黄金水道千帆竞渡。

京九列车风驰电掣,

城际高铁直达门口。

高速公路纵横交错,

码头建设如火如荼。

工业园区生机勃发,

八仙过海竞展鸿猷。

黄商集团凤凰涅槃,

 跻身全省商贸巨头……

欣逢盛世追逐梦想,

跃马扬鞭凯歌高奏。

啊!幸福的黄州。

宜居之城美名传播,

千年东坡遗韵长留。

“百年黄高”人才辈出

“民间绘画”美不胜收。

科技创新全国领先,

诗词之市再展风流。

黄梅戏曲飘洋过海,

人文景点天下少有。

遗爱湖畔游人如织,

“十二景区”各有千秋。

青云塔顶朴树傲立,

安国禅寺院静殿幽……

 

故乡在何方?

何处觅乡愁?

长江北岸有座灵秀的古城,

她是我的故乡叫黄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