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一部书写长江航运人生命激情的小说

红叶书+.jpg

 

红叶.jpg

黄强和刘小平两位先生精心创作的《又见红叶》,是一部以长江航运人的工作和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小说书写了长江航运人奋斗的历程和生命的激情,表现了他们攻坚克难、勇于开拓的奋斗精神,再现了他们胸怀理想、心系航运的宽阔胸襟,以艺术的笔法树立了新时代长江航运人的形象,成功践行了习总书记的文艺要书写时代英雄,表现时代潮流的文艺思想,填补了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领域的一个空白。

长江是贯通中国东西的水上大动脉,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孕育了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尤其是三峡一带的自然山水和地域文化更具有代表性,更能显示长江文化的精神品格与文化气质,从古至今的文人学者在这里留下了众多的文化遗迹和名篇佳作。长江航运作为长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题材,鄢国培先生的《长江三部曲》以宏大的历史画卷反映了民国时期的长江航运史,表现了三峡地区的风俗民情和自然风光,成功刻画了一系列鲜明的人物形象。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花巨资改造长江水道,使长江航运条件大为改善,尤其是葛洲坝工程和三峡大坝的建设,使长江成为名副其实的换金水道,也发挥了大型水利工程的综合效益。在这两项工程的建设和通航过程中,三峡航运人都做出了巨大贡献,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感人至深的人物。一些典型人物的典型事迹大都进入了新闻报道和文学作品,但还没有进入长航人自己创作的长篇小说。《又见红叶》则填补了这一空白,它以真实人物为原型,以真实事件为基础,通过艺术概括和想象再现了三峡航运人的事迹和品格。

小说具有强烈的历史感与真实性,描写了葛洲坝航运与三峡航运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同时将这些重大事件置于长江航运的历史背景之下,追溯了卢作孚与民生轮船公司的历史。作品的不少人物都与卢作孚和民生轮船公司有关联,这增强了小说的历史沧桑感与厚重感,表现了一代又一代三峡航运人为实现长江航运的现代化而付出的艰辛努力。他们不计得失,舍家忘我,敢于担当,勇于创新,将自己的青春与热血都献给了长江航运。小说艺术地再现了葛洲坝航运与三峡航运的一些大的历史事件与场景,具有强烈的真实性与现场感,使读者对这一段历史有了更真切的了解和认识。小说不是历史,但小说可以映照历史,可以在概括历史的基础上把握历史的走向和规律,还原历史的细节。从这一角度看,这部小说可以与葛洲坝航运和三峡工程航运的历史著作构成互文关系,对事件与人物的描写更为生动鲜活,更具有艺术感染力。

小说故事情节的时间跨度有40年,表现了一代航运人成长的过程,再现了长江航运史上一个重要的历史片段,着力呈现了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事件与场景,以事件和场景为依托,汇聚和刻画了主要的人物形象,达到了人物、事件与场景的统一。作者黄强先生是葛洲坝航运与三峡大坝航运的见证者与亲历者,他对这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不能忘怀,要通过小说来重现和追忆这段难忘的岁月,对自己的人生经历进行艺术的总结,使长江航运人宝贵的精神特质能够传承延续。作品的几个主要人物章朝阳、陈振江、田光旭、覃启刚、黄龙津大都出生成长于三峡区域,经历了文革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树立了改变家乡落后面貌的雄心壮志,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学校毕业后先后走向了航运工作的岗位,将个人理想与国家建设的需要结合起来。扎根家乡与基层,踏实肯干,不断进取,既创造了个人事业的辉煌,又推进了航运事业的发展。他们是长江现代航运史上的杰出代表,其事迹与成就值得书写。作品扣住他们的成长与奋斗经历,表现了一代航运人火热的青春与生命的激情。小说的主要人物章朝阳、陈振江、田光旭、虞嘉玲、覃启刚、黄龙津都刻画得较为成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陈振江和田光旭这两个人物。作品除了描写陈振江事业上的奋斗与成就之外,还着力描写了他与虞嘉玲之间感情的起伏变化。两人彼此钟情,但陈振江在感情上比较被动,缺乏向虞嘉玲表白勇气,使虞嘉玲投入了田光旭的怀抱。他在内心深处始终难以忘怀这段美好的感情,为了维护与虞嘉玲之间的正常交往,他将男女之情转化为兄妹之情,克制自己内心的欲望,时刻关心虞嘉玲的一举一动与喜怒哀乐,表现了他的意识与潜意识的冲突与平衡。小说对陈振江感情的描写较为细腻深入,表现了他内心的迟疑、苦闷与矛盾,具有较高的艺术性。田光旭也是一个较为立体丰满的人物,他敢想敢干,聪明灵活,在爱情和事业双丰收之后,自得意满,春风得意,没有加强自身的品德修养,追求个人贪欲的满足,侵占国家利益,中饱私囊,与黄龙津的妻子勾搭成奸,滑向犯罪的泥潭。小说细致描写了他内心和行为变化的过程,对人具有警醒作用。覃启刚是基层航运工作者的代表,他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十分偏僻艰苦的地方跟随父亲工作,虽然内心有所失落,但很快适应了工作环境。由于他工作扎实细心,及早预测了一场大型地质滑坡,为人员和财产的转移争取了时间,避免了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遭受更大损失。他为了给航运创造更好的条件,不断改进航标灯的效果,通过反复钻研和试验,发明了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航标灯。在荣誉面前他不骄不躁,从容淡定,继续扎根基层,默默为航运事业贡献力量。虞嘉玲是长航女职工的典型代表,她品学兼优,感情真挚细腻,既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的美德,又具有现代女性的独立意识,工作上独当一面,做出了骄人的成绩,在一场航运故事中不顾个人安危,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令人感佩。

《又见红叶》在叙事艺术上也有值得称道的地方,达到了写实、浪漫、象征与诗情的统一。该作品是一部现实主义的小说,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书写十分真实可信,也充满了浪漫主义精神,表现了一代长航人的理想和激情,具有催人奋进的精神力量。在追求写实和浪漫相统一的基础上,小说还运用象征手法,以红叶贯穿始终,强化了艺术结构的整体性,拓展了作品的思想内涵和艺术容量。红叶具有多方面的象征意义,既象征了火热的青春和生命的激情,又象征了美好的爱情,也使作品具有明朗向上的格调。作品还穿插了不少诗歌,强化了作品的抒情氛围,表现了主人公丰富的情感世界与高雅的情趣。总体来看,《又见红叶》这部小说的题材、人物和风格都与当下描写欲望化的世俗生活的小说不同,体现了积极进取、健康向上的人生格调,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作品的形象刻画、情节布局、叙事技巧和语言叙述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作品的艺术架构较为宏大,时间跨度40年,涉及到的重大历史事件较多,但由于篇幅有限,对一些事件与场景的纵深拓展不够,描写比较抽象,仅仅呈现了事件的轮廓和骨架,细节不够丰富和细腻。部分人物形象的刻画不够丰满对人物内心冲突的展现不够深入,人物的立体感不强。语言略显贫乏与单一,叙述性的语言偏多,描写性的语言偏少,人物语言的个性化与生活化不够。导致这种不足的根本原因在于,作品的题材都有现实依据,作者受到生活原型的束缚,不敢大胆地虚构和想象,创作心理没有进入自由状态,不能灵活自由地驾驭题材,偏重于从大的格局来表现事件和人物,对事件的细节和人物细微的感情捕捉不够,导致了作品的艺术含量不足。如果在这些方面有所改进,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定会大大增强。

近照.jpg 

作者简介:刘月新,男,1962年出生,三峡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西方现代文论、中国现当代文学批评。出版学术专著2部,在《国外文学》、《文艺争鸣》、《江海学刊》、《江汉论坛》、《江苏社会科学》、《中州学刊》、《贵州社会科学》、《当代文坛》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