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伟谈吃连载 《湖北食风:无酒不成席》连载之二

编者按:曾庆伟先生不仅是一位美食评论家,也是一位作家。他用作家之观察视角,去写美食文化,能把美食文化写得摇曳生姿,斑澜多彩。更有甚者,他还能给出中肯的建议,有时甚至能点石成金。他的名声因此一天天响亮,不仅上了《三联生活周刊》,还上了中央电视台。之后,武汉三镇一些新开的餐厅或一些老牌餐馆,经常是慕了他的名,请这位“齐白石”(吃白食)先生去海吃海喝、把脉问诊。值此新春佳节,本网特予以选载《曾庆伟谈吃》的有关研究心得,以飨读者。

再来一瓶.jpg 

 

                         服不服?不服再来一瓶         

湖北人善饮。据媒体报道,某大门户网站在全国367个省、地级城市开展过“最能喝白酒”城市的调查排名活动,调查评比结果:冠军是黑龙江省佳木斯,亚军是湖北的襄阳。网民对佳木斯能夺冠很好理解,佳木斯冬天漫长,一年中有好几个月冰天雪地,寒冷异常,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用白酒御寒,能喝善饮理所当然。但不少没到过襄阳领教其喝酒厉害的网民觉得襄阳城能当亚军是匪夷所思,有点将信将疑:从地理位置上看,襄阳还算江南呢,这里的人真这么能喝?

我对襄阳城能获得“最能喝白酒”亚军城市称号倒是觉得理所应当。出于职业原因,我每年都会去襄阳几次,对襄阳的“酒桌文化”领教多多,乃至于每次从襄阳出差返回我居住的城市,我心里边都会生出“总算从襄阳回来了,总算从襄阳酒桌上活着回来了”的感叹。

酒席上各地湖北人喝酒的规距多,但襄阳人喝酒的规距更多。只要是聚在一起喝酒,也不问东西来客还是南北朋友,也无论尊卑长幼,席间酒杯一端,都得遵守酒桌上不成文的“酒饮之规”。

每逢宴席,主人要么自己,要么请个能言善饮的朋友或亲戚代表自己,充当提酒壶(也称掌酒)的,当临时“席长”,来指挥调度喝酒现场的气氛和推进饮酒进度。宴席开始,是先喝酒还是先吃菜呢?按旧时礼节是先喝酒。现代人知道空腹喝酒易醉,故多数时候改作先吃菜了。

菜一入口,酒局算是正式开始。起先,入席端杯者共同干一杯或者抿一口,至菜上五道,酒过三巡,称之为“三中(盅)全会”后,各自开始自由敬酒,渐渐进入酒局中场。中局喝酒,是大家互相碰杯,规距是主人敬客人,晚辈敬长辈,下级敬上级。酒一喝开,好口彩张嘴就来:什么“酒不单行,好事成双”(喝两杯)、“三星高照”(喝三杯)、“事事如意”(干四杯),“五子登科”(干五杯)、“六六大顺”(碰六杯)、接下来还有“八方来财”(喝八杯),“九九归一”(喝九杯),“十全十美”(喝十杯)等。作为酒局前后的呼应,散场前的最后一杯酒,需入席者共同喝干。若有人觉得此时的酒还没喝到位,可自斟自饮,也可以找人对饮,酒的种类,也不限是红酒、啤酒还是白酒,也不管是主人还是宾客,没人再会介意今天饭局的喝酒之事了。

划拳.jpg

酒席上各地湖北人喝酒爱劝(俗称“扯”),襄阳人劝酒尤甚。甚至襄阳地方土语把劝酒直接说成“闹”酒。在湖北人的心目中,似乎不“扯”不劝不“闹”,不足以表现出主人的好客之心和多礼之仪。

主人劝(扯、闹)酒的目的,原本是为了活跃气氛,增加酒兴,为的是让客人多喝一点。襄阳比较文明的“闹”酒是行酒令、猜枚、划拳和“老虎杠子鸡”。这种劝酒之法,湖北各地皆然。但襄阳人现在已不太时兴这一套了。现在襄阳人闹酒,办法“简单直接粗爆”:一是一杯对一杯,“闹”酒者想方设法非逼着你喝下去不可。二是“闹”酒者站在你面前,或者端着杯子催逼你,还美其名曰“男人下位,等于下跪”,看你喝不喝;三是“闹”酒者说一些似骂非骂似侮辱非侮辱的话,来胁迫你喝下去。“闹”酒的结果,当然是酒瓶见底的速度加快,有顺口溜为证:“一瓶酒,涮涮口;两瓶酒,扶墙走;三瓶酒,墙走我不走……”襄阳人“闹”酒风俗远近闻名,把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外地人都弄害怕了。实话实说,我非常忌惮同襄阳人喝酒,为求自保,每次到襄阳最好的选择就是高高挂起免战牌,不敢端起酒杯了——这点自保措施,也是经过惨痛的醉酒经历修炼所得的一点“真经”。

两男碰杯.jpg

 

青年男女碰杯.jpg

作者简介:曾庆伟,武汉市人,作家、美食评论家,现任《炎黄美食》杂志总编辑、武汉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武汉餐饮业协会副秘书长、武汉广播电视台科技生活频道顾问、武汉炎黄文化研究会美食文化委员会主任。已出版《楚天谈吃》、《味蕾上的乡情》、《武汉味道》等书藉多部。

近照.jpg

作者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