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汤令:活是永远的战争

编者按:当癌魔袭来之时,是向其低头屈服,还是像一位勇敢的战士,拿起武器与其战斗?汤令选择了后者。她把那些苦痛看成是战士的勋章;把化验、麻醉等项目看成是战前的敌情分析;把药物看成是射向敌人的弹药;把手术看成是阻击战;把修复看成是集合兵力的攻坚战。最后她胜利凯旋,迎来了生命之花的更加灿烂绽放。值此“三八”妇女节,我们特推出此文,以飨读者!

        

201712月底,我生病了,一种我没听说过病-子宫内膜癌。一年多过去了,生活从天翻地覆到渐渐的新常态,心情也从大起大落到慢慢趋于平静。如今回望,我却发现了更好的自己。

(一)人生第一次遭遇生死之忧

20171225,我忘不了的日子。我的主治医生把细胞学报告结果给到我。人生第一次遭遇生死之忧,恐惧随之而来,伴随的还有无措、沮丧、绝望、自责和愤怒……各种负面情绪,让我的身体和心情都跌入低谷。当死神距离那么近的时候,反而能激发人的求生本能。

住院与孩子在一起.jpg

我是个11岁孩子的妈妈,儿子是我最深的牵挂,他全身心地依恋着我。我有爸爸、妈妈、弟弟和一大家子亲人,相亲相爱,彼此守护。

我有老公和朋友,相知相惜,温暖而贴心。我的闺蜜第一时间赶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发自心底地哭喊着“你要活下去,要不我就成了孤魂野鬼。”看到过许多肿瘤患者得知自己是肿瘤后,放弃治疗,把房子卖掉,满世界地做环球旅行,肿瘤君就在旅行的路上自行消退。老公对我说:“你想去哪里,我辞职开车带着你去。”

我有热爱的事业,追逐的梦想,想去的远方……这么多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这么美好的世界,这么珍贵的人间,我还没活够哟!积极治疗是唯一出路,整顿情绪,冷静下来,我开始了与肿瘤的战斗。

(二)不当病人,当战士

得病之初,几乎所有人都对我说,一定要调整好心态。许多的肿瘤患者是被肿瘤二字给吓死的。说实话,我特别不爱听这话。我知道心态很重要,大家也都是好意,但心态可不是个按钮,想怎么调就怎么调!屡屡被人叮嘱调整心态,反而增加了我的心理压力。心态好坏,其实就是积极和消极两种态度。得病之初,我的心态常常在这两极间摇摆,上一刻还信心十足,下一刻就万念俱灰,说调整谈何容易?

好在最终,我找到了办法。“不当病人,要当战士!”当我这样告诉自己时,整个思路清晰了,情绪也扭转了,从被动的哀叹命运不公“为什么倒霉的是我?”,变成了主动出击“要迎头反击病魔掌握命运!”感谢我的好胜心和不服输。

认定自己是病人,就难免自怜自艾,虚弱无力;认定自己是战士,就能够激昂斗志,排除万难。那些治疗过程中的苦痛,于病人是煎熬,于战士则是勋章。于是,抽血、输液、各种化验、手术前的灌肠、麻醉、手术等等,这些不再是想起来就疼的项目,而是我的敌情分析、军需后备。药物是我的弹药;手术成了阻击战;修复则是集合兵力的攻坚战……

更重要的是,不要一个人战斗。与肿瘤的战斗,注定是艰苦的持久战。我听到、看到不少例子,长期的煎熬让病人把所有人都排斥在外,封闭自己,要么自己心里受苦,要么医患、家庭关系生隙,最终影响治疗。

我喜欢被关注、被爱,我忍受不了自己与世隔绝,暗自神伤。我更不想孤军奋战,我需要所有能调动的人和资源来帮助我打赢这场仗。

我给所有的亲朋好友发了信息,通报自己生病肿瘤的事情。这是我人生的中场战事,定当拼尽全力,而亲戚朋友同事都是我的人脉和资源,需要的时候绝不客气,请随时准备着。记得我在读师范的班级群里发过求助信息“肿瘤住院中,哪个同学在医院有可靠的人力资源?”还有那些从事医院工作的学生和昔日同窗好友。我相信,他们会传递正能量,能让我更有力量。

最重要的,我为自己选择了一起战斗的战友。可能只有得这种大病,才能体会到把性命托付给人的感觉吧,那是多么重大又艰难的选择。我最终选择了到湖北省肿瘤医院做手术。

医院为每一个病人都量身定制个性化治疗方案,并提前用通俗易懂的话告知我现在怎么治疗预后会怎样;我信任他们,他们也坦诚地对我说:“我们负责治病,你负责笑着配合!”我跟她们开玩笑:“我保证不哭,行吗?”

湖北省肿瘤医院的医生、护士从此成了我托付性命,并肩作战的战友。亲人是我坚实的后勤保障部队,为我输送精神和物质上的粮草,免除后顾之忧。朋友同学是我危难时的援军,他们赶到手术前来探望我,用各种方式为我助战,一句暖心的话语也能让我斗志昂扬。甚至同病房陌生的病友也来为我摇旗呐喊,加油鼓劲。

所以,你看!当你真心想干一件事并且放手去干时,全世界都会来帮忙。当你放开自己,给予信任,就能收获力量。

(三)更好的自己

201815我正式手术,开始子宫内膜癌的全切手术。十几个小时没被推出手术室,据说我的妈妈一直在手术室外无助地哭泣。手术后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不知多少时候,感觉自己从一个很深的黑洞里被旋转着推送出来,开始有意识,无边无际的“渴”,仿佛在沙漠里跋涉到最后时刻了,于是嘴里不停地用最大力气才能发出的最小声音喊“水水水”。值班的医生也就奔跑过来用纱布打湿一下我的嘴唇。

汤1.jpg

 

打针.jpg1.jpg

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我的亲密战友,医护人员们便按时前来,抽血、换管、清洁、帮我做护理、各项检查、发药。医护人员工作量也很大!可从没有听他们抱怨或是喊累。他们性格不同呈现出来的工作作风也不同,有麻利干练的、幽默风趣的、严肃认真的、温柔细腻……但他们又有共同的特点:对待病人相当专业和人性。专业体现在技术能力方面,而人性则关乎态度和价值观。

这就是我愿意托付的原因,他们首先把你看作是一个人,然后才是病人。所以,每次看到他们,我就很安心。我先后经历了难受的检查、不良反应、发烧、难忍的疼痛,全靠这些战友扶助支持,我才能艰难而勇敢地跨过一个又一个障碍。还有,我始终记得自己是个战士。最初坐牢的想象很快被抛弃,我把所有的修复想象为孕育新生儿的子宫,而我则是那准备破茧而出的新生命。

终于,我顺利出院了。生理上,这是一个崭新的我。心理上,这是一个更好的我。

在与肿瘤战斗的过程中,我真正有机会好好地与自己的身体对话,与自己的灵魂对话。

回望前半生,我不再纠结悔恨,放下释然很多。

不管是哲学的还是文学的,说到底还是健康。健康是人们感受自然、社会、亲友的状态和能力,像一杯红葡萄酒,色味俱佳,能把人们对美食的品尝和谐地推向极致。因为病弱,体力和精神指数均处于低处, 人们需要帮助,希望通过医院医护人员的帮助改变弱势状态。

当医护人员帮我们改变了弱势状态的时候,我们同时也从心态上改变了自己,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理智。再也不敢像从前那样自信了,毕竟曾经那么近的看过死神。

拥有健康的体魄,在快乐的心境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平安就是人生自身的价值,是人生最大的福分。当我们处于生理、心理和社会健康的最佳状态的时候,我们无疑比平时更多了几分幸福快乐。

 

 

胡杨林.jpg

活在这珍贵的人世间,要去看最美的风景,要去见最想见的人。出院后,老公和孩子认为旅行即能养眼又能养病,于是有空一家人就一直自驾在旅行的路上。难忘鄱阳湖冬天里的芦苇,喜欢对芦苇的一段描述“那些盛开的花,不舍得凋落,于是在枝头枯萎成夕阳的颜色。”难忘川西的海螺沟之旅,我们一家人对着贡嘎雪山祈祷安康。更难忘新疆为期一个多月的自驾旅行。

在新疆.jpg

 

在鄱阳湖.jpg

展望新生的未来,我目标清晰,信心满满。虽然,这场战役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多不确定性要随时应对。但我知道,更好的我,已经准备好,继续勇往直前,越战越勇。

战胜肿瘤需要有面对和坚强的勇气,我更深感正能量的可贵。我想说,患病虽然不幸,但生活仍在继续。别当自己是病人,要当战士,您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与世界保持连接,传递吸取正能量。人生无常,生命无常,你不知道死亡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活在当下,为了你爱的和你爱的人好好活下去。

三八妇女节,写下此文,感恩遇见,感恩生命里所有温暖的支撑,感恩所有。

川西海螺沟.jpg 

作者与其爱人骑马前往川西海螺沟

作者简介:汤令,1967年生人,供职于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东湖小学,区语文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一直以来的“文艺青年”,年轻时候起笔耕不辍,诗歌散文发表为多。近年来游记写得多,写游记的动力缘于孩子,我写文本老公蒋涛拍摄,都是带孩子走过的地方,游记作为一份挚爱的载体,留存给孩子。游记媒体发表的多,摄影作品也多次获得大奖,追随的粉丝大有人在,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的旅行口号是“带上最简单的行李和最最丰盈的心随时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