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怀念老指导员夏万仓

编者按:作者现是部队退休干部。本文记叙的是他曾经所在连队的老指导员夏万仓。这是一个爱兵如子、但又严肃有加的连首长。批评别人时总是“黑脸包公”,但关爱战士却如春风细雨,让作者铭记至今。作品感情浓烈,文笔流畅,为我们展示了一幅有别于训练场上兄弟手足般军营生活的画卷,值得一读。

2.jpg+.jpg

夏万仓生前半身照

 

1.jpg+.jpg

又是一年芳草绿,依旧十里桃花红。早春二月,大地复苏。京津冀蓝天白云,风和日丽。

上周五,我当兵时的老连队、现武警保定某中队指导员微信告诉我,为迎接70年国庆,中队荣誉室要调整充实部分栏目,希望我提供几位老同志资料照片。

由于我在连队时间短,且离开连队时间长,手头资料有限,照片更少。于是在微信群求助。大家踊跃支持,陆续在群里晒出好多照片,或老,或新,或军装,或便衣,或单照,或合影。一张张反复浏览,仔细端详,似久别重逢,格外亲切。然而,却没有看到老指导员夏万仓的。

我立即和夏指导员儿子小杰联系,他说他爸平时不爱照相,留下照片不多。但他很快找到几张发我。两张证件照,3张风景照。睹物思人。老指导员一晃去世10年。然而在我心里,他仍然和照片上一样军容整齐、军姿端庄……

3.jpg+.jpg

夏万仓公园留影

记得是19777月下旬的一天,我刚下岗回班,徐国清班长就要我去连部找指导员。我想是不是需要换一期黑板报,或者帮文书王海磊修改幻灯片?当时的连队位于前卫路河北省监狱西北边,营门朝西,4排平房坐北朝南。连部与各班排间有一个大操场,除投弹、射击练习在营区外,队列、刺杀、木马、单双杠训练以及体育、文化活动都在这里。

指导员和司务长在连部等我。指导员给我的印象总是很严肃,全连集合点名、讲话也是批评多要求多表扬少。这是他第一次找我谈话。他说海磊已确定调军分区电影队,由我接任文书。要求我尽快熟悉工作,好好干。同时让司务长组织好交接,对我搞好传帮带。指导员这次简短谈话,一直伴随我度过36年军旅生涯。

 

在连队两年半,历经4任连长,但指导员却没有变。全连官兵花名册上,除老连长刘凤林(1925年生,1939年入伍,从来没见过面)外,夏指导员年龄最大。他1940年出生,1959年入伍。因为腰不太好,一到冬天炕上就加层狗皮褥子。官兵心目中,老指导员忠诚、敬业、勤勉、廉洁,德高望重,军政皆通。

我入伍第一年,连队赶上学雷锋、学硬骨头六连简称“双学运动”,同时贯彻内务条例20项,一连是试点连队。指导员和连长密切配合,积极开展思想动员,精心组织,认真贯彻落实。

连队八大员是重点。原以为文书只是写写画画,把连队每周政治学习、军事训练、内务执勤计划做成表格油印下发就行了,没想到赶上这么多新任务。由于业务不熟,工作有时顾此失彼,丢三落四,没有少挨指导员批评。

到年底上级考核验收阶段,指导员几乎每天很晚睡觉,节假日也不回家。为了提高我的训练成绩,加快熟记全连官兵基本情况和武器分解结合进度,他和连部同志们多次亲自拿花名册让我背诵,拿秒表给我卡时间。

指导员严格要求部属,大家有目共睹;同时他又心细如丝,爱兵如子。副班长于长全因公不幸逝世,在追悼会上他几度痛哭失声。战士住院后他都要去医院看望。为稳妥处理好战士入党、退伍中个别情况,他派副连长、副指导员到战士原籍调查协商。1979年临战训练,连长到陆军学院培训,他亲自带队5公里越野,帮掉队战士背武器装备。

4.jpg+.jpg

夏万仓出差途中

我时常想,我和战友们走到今天,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哪个岗位,既有个人的努力,但更主要是我们赶上了好时代,遇到了曾经朝夕相处的好战友,好领导。正是他们的以身作则和关心帮助,我们才能够更好地为部队为社会为国家做一点事尽一份责。

我到军分区工作期间,老指导员也从连队调任人武部工作,先后担任军事科长、副部长。那时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后来我到省军区、军区工作,他也于1985年转业地方工作。因为当时家都在保定,我们节假日还能偶尔见上一面。我在这两级机关近20年,他个人曾面临进退走留,三个孩子面临上学分配,但一次也没有让我为他找关系帮忙。

2005年春天,我已调天津工作3年。有一天指导员告诉我,他退休了,想到天津看看我。我十分期待。记得那次是宋桂堂副指导员开车送他去的。当天就约了张瑞绵,李水田,蔡德珍、韩喜东等几位京津冀的老同志,我们一起回忆连队往事,畅谈战友情谊,兴奋地聊到深夜。

第二年春节我去看望老指导员,嫂子说他病重住院了。我立即和爱人去医院。他坐在轮椅上,女儿小兰推着他。能坐着,我以为恢复健康了。然而见我们一句话不说,只是呆呆地嘴角流露笑意看着我。小兰告诉我她爸患的脑血拴,不能说话。在医护人员帮助下,我们一起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当我欲离开和他握手时,他突然睁开眼,明显看出眼里闪着泪花。

2009年年初我正在外地探亲,小杰电话告诉我,老指导员走了!顿时脑海一片空白……由于返程票不好买,我没有及时赶回保定送别。清明节那天专程从天津到保定,与部分连队老同志和家人一起为老指导员祭扫墓碑,深表无尽怀念和哀思……

又是一年清明时。在中华传统纪念先祖、祭扫墓碑的日子,我们深切怀念好指导员,回忆他的往事点滴,寄托哀思,展望未来。

老指导员天堂安息!

5.jpg+.jpg

1980年冬,时任连长窦林、指导员宋桂堂与即将退伍老兵合影

 

10.jpg+.jpg

 

老连长李录调营团工作后陪同军分区首长到革命老区阜平调研

 

(写于2019.3.25晨,4.5日晨定稿。照片系战友夏庆杰、詹有智、任建勋、李锋、王海磊提供)

作者简介:丁登山,1956年生,湖北人。中共党员,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