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我的邻居小燕子

暮春清晨,小区绿化带里的花开了,红的桃花,粉的樱花,黄的连翘,紫的丁香……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

几声清脆的鸟鸣传来,我心里一阵激动。这声音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啊!想起来了,是燕子的叫声,难道是它们回家了?

小燕子.jpg+.jpg

疾步下楼,循声望去,只见单元外那条细细的电力线上,落着两只燕子,黑色的翅膀,白色的肚皮,浅红的下颏,身后拖着一条剪刀似的尾巴。是它,就是它。

我的小燕子,我的邻居,终于把你们盼回来了。没有燕子的春天,那能叫春天吗?燕赵北国四月天,有了你们的身影,这里的春天才会最美丽。

我知道这些小精灵一定是认出了我这个老邻居。你看,晨光里,我举起手机拍照,小燕子一点都不陌生,配合我摆出各种酷酷的造型。

在放大了的镜头里,我发现这两只燕子好像比去年走时消瘦了许多,那是刚刚飞跃千山万水付出的代价吧。

你们从遥远的南国飞来吗?我知道,异乡四月旖旎的春光,留不住你们思乡的情愫。千里回归,只因心中留恋着北国的故乡。为了圆那个思乡的梦,一双翅膀承载着沉重的乡愁,不舍昼夜,风雨兼程。尽管故乡常年身锁雾霾,仍不离不弃。

我知道,你们心仪小区那栋楼,那个镶嵌在楼道天花板上能避风遮雨的小巢,还有小区甬道上的车来人往,单元里充满人间烟火气味和大院嘈杂的环境。

我的燕子,面对你们的执着,教我该如何表达对你们的感激呢!

依稀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春天,也是这样一个晴朗的早晨,你们俩风尘仆仆地从他乡飞来,因为相中了这个小区,还有这个最普通的单元楼道,便开始在天花板上衔泥筑巢。

几天后,巢筑好了,我不知道里边是否舒适,仅从外观看,像在雪白的墙壁上涂了一团泥巴,地面上留下了一滩污渍。

单元里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反应:燕子在在咱楼道里安居,说明环境在变好,人鸟和谐,喜事啊;也有人说,啥喜事啊,既脏又吵,赶紧把窝毁了。正当人们各执己见,莫衷一是之时,楼道里贴出一张涂鸦画,引来众人围观。那张四开白纸上画了一对燕子,嘴里叼着小虫,在一片绿丛中翻飞,下面有一行不太工整但很醒目的字“燕子是人类的朋友,我们应该容留他。”人们纷纷猜测,这是哪家孩子写的?难道我大人还不如个孩子?这是每个成年人面对现实的反思。

小姑娘.jpg+.jpg

燕子窝保留下来了。自打那时起,每天清早,人们常常见到一个有着一双童真善良的亮晶晶的双眸、梳着马尾辫的小姑娘的身影,在楼道里打扫燕子窝掉下来的污物,有时还能听到她用稚嫩歌喉唱着从奶奶那里学来的《小燕子》儿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时间长了,人们已经从心里接纳了这对新邻居。每当出入楼道,都会抬头看一眼那个高高在上的鸟窝,眼神里凝结着慈祥的爱怜。然后,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穿过楼道,生怕惊扰了窝上的鸟儿。

当小区里的花凋谢时,燕窝里发出“唧、唧”的雏鸟叫声。每当大燕子叼着食物飞来,窝沿上便会露出几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张着嫩黄的小嘴,争先恐后地叫喊,好像在说,妈妈,我饿了。

雏燕.jpg+.jpg

“燕子宝宝出世了”那一声声稚嫩的童音,在向小区居民传送着发生在初夏的喜讯。

小燕子出生,燕子妈妈、爸爸更忙了,每天不等太阳升起来,就要飞向郊外田野里给孩子觅食,风雨无阻 。在人们关切的眼神里,四只小雏羽翼渐丰。直到有一天,它们在爸爸、妈妈的诱导下,晃晃悠悠地飞出巢穴,战战兢兢地落在那条电线上,老燕子在一旁发出会心的鸣叫,人们惊呼:真快啊,小燕出窝了。

夏天到了,燕子回家看看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我们能理解,它们正忙着在田畴里捕捉害虫呢。

秋天过去了,单元绿化带里的树落叶了,花草枯黄了,小燕子带着依依不舍的情思,飞走了。它们去了哪?它们将在哪里安家?是农家的屋檐下,还是城市的楼群里?现代化的城市楼群中,可有你们的容身之地?

燕子飞走的时候,楼道里那个打扫卫生的小姑娘也离开了这里。她是这里的租住户。她的使命好像是为了燕子而来,责任也随着燕子飞走而卸任。可那对充满着善良、慈爱的眼睛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多少个黄昏、清晨,我陶醉在一声声燕语呢喃里;晴天、雨天,欣赏它们遨游在蓝天、穿梭在绿地上的矫健身影。一队队的燕群,飞过小区的楼顶,飞向广阔的田野,身后留下一串串绿色的诗行。

小燕子,飞吧,飞得更远些。记住,别忘了回家的路!

写于2019年暮春

 

.jpg作者近照.jpg

 

作者简介:燕山樵叟,网络作家、诗人,多才多艺。曾是军人,现为河北保定市某机关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