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心望:淡彩绘就不老人生

人物名片:毕心望,1938年出生,湖北武汉人。湖北省美协会员。工山水,擅画树木,尤爱松柏。1958年毕业于武汉一师,从事美术教育60年,上世纪80年代参与创办荆州工艺美术学校,1986年调回武汉在武汉美术职业中专任职。在此期间曾任武汉书画函授学院副院长、武汉书画院副院长。2004年所绘15米长卷《天下第一街-汉正街民国风情图》恢宏精到,为画界关注推崇。编辑出版有《中国画基础》《中国山水画教材》《线描及工笔重彩》《毕心望作品选》等多部著作。

jpg近照.jpg

毕心望近照

 

毕心望从事美术教学和创作60余年。60余年来,他十分注重从生活中开掘创作主题,从实践中总结教学与创作理论,因此,教学与创作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至今,虽已81岁高龄,仍然伏枥前行,期望在创作上再有新的突破。

兴趣才是老师     

毕心望儿时的美术老师是娃娃书。他对娃娃书上的图画十分感兴趣,只要有他喜欢的东西,他就将上面的撕下来临摩。

常言说,世界上的学问都是从临摩开始。到他读小学四年级时,他的黑板报就办得有一定的水准了。由于自己对美术有兴趣,加上美术老师经常鼓励,所以他的绘画水平不断长进。

1952年下半年,他考入了湖北武昌第二中学。在这里,他碰到了他的美术贵人-端木梦锡老师。端木梦锡老师是满族人,著名国画家,全国第一届美展湖北参展并获奖者只有两人。一人是端木梦锡,另一人是汤文选。端木梦锡获的是二等奖,汤文选获得三等奖。

端木梦锡特别喜欢几个画画的学生,毕心望从此对绘画兴趣越来越大。他开始师从端木老师画国画,水平再次得到提升。初中毕业的时候,端木老师推荐毕心望考中南美术附中,冀望他能多学点东西,然后再进著名学府深造。但班主任反对,说你家里家大口阔,哪儿有钱供你上学?毕心望承认,自己家有5弟兄,家里负担非常重。他问班主任怎么办?班主任建议毕心望考师范,读师范不用交学费,还有助学金。同时,班主任又说,去师范,那里有功底深厚的美术老师,他们都是武昌老技专的如赵合俦、毛君为等,肯定误不了你。

毕心望凭着优秀的成绩,顺利地考取了武汉第一师范学校。那时,学校成立了一支红旗美工队,毕心望凭实力入选。美工队办了一个小专栏,所有同学每半个月将自己的作品交上去,登在黑板报上。不久,学校承接了一个大型展览,毕心望也作为骨干,参与了这个大型展览的绘图布展,这更加开阔了他的视野。

1958年毕业前,毕心望还参与了反右斗争绘画展,那时主要是画所谓的“右派”分子的漫画,后来学校又承接了一个科学技术展,毕心望再次成为骨干创作队员。通过参与大型布展,毕心望的画技不仅再上一个台阶,而且组织工作能力也得到了提高。

.jpg苍松.jpg

 

时势成就画家

1962年,举国上下开展了一项大的政治运动,那就是城市支援乡村,工业支援农业。

毕心望这时系汉阳双街小学专职图画教师,但因学校事情繁杂,专职根本专不起来,绘画受到一定限制,基本没搞什么创作。政治运动来后,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主动申请下放农村。先是在荆州农场干了一年,次年分配到监利县报到。监利县对这批知识分子非常重视,先是把毕心望作为干部培养,分配到公安局,后来又调到容城镇任文教干事。

.jpg苍松.jpg

 

毕心望觉得自己不是块当干部的料,这时同他一同下放的爱人调到了银行。那里需要一个搞绘画宣传的人,他觉得那里适合自己,所以申请与爱人调到了一个单位。到那里后不久,监利县委组织部将他们这一批下放到监利的人全部调去洪湖搞“四清”。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与省文联的一批人融合组成了一个大的工作队。

在这里,他不仅认识了当时声名显赫的南下干部中最有成就的画家武石,著名画家卢柏森等,而且深受他们敬业精神的影响,他们对待绘画心怀敬畏,画只能从生活中来,任何投机取窍、盼望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是没有的。记得1966年毛泽东主席“5.16”通知的指示发表以后,各大报都作了头条报道,其中有一幅毛泽东主席挥手的照片。当时,毕心望被抽调在公社党办工作,公社领导交办毕心望一个任务,由毕心望安排人来画这幅画,这幅画是一幅大画,需2米宽、3米长。毕心望考虑了一下,这只能由卢柏森来画,他是湖北省有名的青年画家,中苏友好宫曾经挂过5幅大画,其中就有他的一幅。当毕心望把这个任务派给卢老师时,说公社领导要求两天画好。卢老师领受这个任务后,认真思考了一天。他说,我虽然是画油画的,但这幅画只能用水粉来画,画油画时间长,来不及。之后,他就开始画,先后画了两天零半夜。另外毕心望也给武石老师派了任务,就是写三幅标语。武石老师写好后,为底下的花边琢磨了整整一天,后来决定用农村常用的拖拉机和红太阳图案压边。他们这种认真和执着的精神,为他日后从事绘画创作与美术教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四清”运动结束后,毕心望回到原单位。银行系统成立了一个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他成了宣传队的一员,专门负责绘画,办了很多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展览。其中还办了门合英雄事迹展览、监利本地英雄郭章清、龚场信用社先进人物魏能申的展览。

那时,画英雄人物要讲政治,一定要画得在政治上无可挑剔。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打成反革命。因此,毕心望慎之又慎。如画毛泽东主席像,他必须先临摩,然后找出当时最新出版的主席像照着画,这样既赶时髦,又有时代感。加之他过去功底扎实,所以,他的宣传栏办得十分成功。

期间,湖北省人民银行行长关广富在龚场信用社蹲点,听说毕心望宣传栏和绘画展览办的不错,专门将他调去龚场信用社办宣传栏。他在那里搞了一年多,银行专门投资1万多元办展览,要不是“九·一三”事件爆发,他主抓的展览很有可能在全省银行系统巡展。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经济发展被提到了各级政府的议事日程。商业局是经济发展的重要部门,他们需要绘画人才。几经商洽,组织上将毕兴望调到了监利县商业局,专门办商业产品展览。

1980年,监利县办了一所技工学校,开办了一个美术班,几经考察,毕心望进入了人事部门的视野,不久毕心旺调到该校任教。

教学注重实践

技艺不能随心所欲,一定要先思考,然后再立意,这样创作出来的东西才立得住脚。

“学生要注重基本功的学习,对素描、色彩、线条要持之以恒的练习。为什么有的画家到老了还在练习线条?基本功越扎实,创作出来的东西才耐久。绘画要持之以恒,不要有功利心,有功利心是画不出好作品的。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离开了生活,凭空弄出来的东西,那是无本之木。经不起时间的检验。因此,我们只有长期深入生活,才能挖掘出生活中艺术的富矿,艺术才有生命力。

作品要有气势,高山巍峨,天地雄浑,它们用它们的形象展现出的气势,让人以震撼!

“一个画家必须是一个杂家,涉猎的知识越多越好,一幅画作可看出品位的高低,而你的知识就蕴含在这幅作品里。”

……

jpg排松.jpg

 

这是毕心望就任监利县技工学校教师后,经常向学生灌输的一些教学观点。

这些观点除了吸收他师从的老师以外,他又吸收了留法油画家、湖北美院教务主任刘依文、武汉著名书法家曹立庵、著名山水画家周韶华的观点。他还从刘依文老师的身上,学到了抓教学质量的执着精神,一直工作到死也不放弃;从曹立庵老师身上学到了广采博纳、为人洒脱、关爱学生的做人做事风格;从周韶华老师身上学到了良好的创作风尚,周韶华老师的画气势非常大,如《大河寻源》等画作一直是他创作的榜样。而这些观点的形成是在他30岁以前。

除了教学外,他经常带领学生外出写生,始终把理论与实践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因此,他的教学获得了学生和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还被评为监利县劳动模范。这时,他的创作定位也逐渐走向明朗,由过去什么都画到重点突出画松、柏、榕等树,而且一直坚持至今。他带头深入生活,画松他去黄山,画柏他去曲阜,画榕他去南方,他的这些教学方法,多被其学生所效仿。

1982年底,第一届美术班的学生毕业了。美术班还办不办?荆州地区建议办美校,监利县劳动局的领导什么人都不问,专门打电话征求毕心望的意见。毕心望说,办学校有好处,一是可以为国家多培养人才;二是有就业指标,怎么不办?于是,县里就向市里打了报告。

这时,时任省劳动厅的厅长来监利视察,专门看了监利美术班的学生展览,感觉还不错,给予了高度赞扬。因此,加快了催生监利美术学校落地的进程。不久,创办美校的批复下达了,批复的名称为“荆州地区工艺美术技工学校”。后来,学校配了校长、书记,业务则由毕心旺统筹。校长、书记说,我们就是跑腿的,专门为你当后勤部长,你大胆搞你的业务。

1985年上半年,武汉创办美校。武汉市教育部门决定调毕心旺到这里任教。当时监利不肯放。这时,毕心旺的爱人调回了武汉。监利这边说,那我们再把你爱人调回来,学校这边呢我们给你配个书记,校长由你来当,负责把学校搞起来。

毕心望想,武汉那边已几次调过自己,爱人也调回了武汉。这是次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因此,还是决定回武汉。1986年,他调到武汉美术职业中等专业学校任教务主任,在这里一直工作到1993年并提前退休。

绘就不老人生

毕兴望退休时,还不到60岁。虽说以后的事情,个人可以掌控,然而社会之事却由不得他。他1985年就是湖北省美协会员,过去曾加入过武汉市老年书画会。会里的同志专门找上门来,说我们这边要创办老年国画专业,由您来担任副院长兼教员。这是服务大众的好事,他能推脱吗?因此,他承担了这份责任。

 

jpg云松.jpg

 

不久,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成立,他被聘为武汉书画函授学院副院长。要教课,得有教材,为此,他积几十年之心得,经常加班,先后完成了《中国画基础》《中国山水画教材》《线描及工笔重彩》等多部教材的编写,为培养书画人才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他的勤奋与无私奉献,他被评为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全国优秀教师。他还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捐赠自己的画作,所得资金用来扶贫帮困。后来被评为中国当代党员慈善工程的慈善大使。

后来,湖北省老年书画会成立,会里又给他下了聘书,聘他为省老年书画会副会长,他又走马上任干了一届。

尽管工作繁忙,但创作一直是他的最爱。除了在教学中坚持传统外,他还善于光大传统。工作之余,他就把自己关进书房,开始他的绘画创作。这些年,只要有空,他都前往北方或南方写生,带回来的素描都是一大摞一大摞的,因为素材多,他的创作始终停不下来。他画的松、柏、榕树,后来臻于一种境界:讲究传统,注重气势,外界评论撷天地之灵气,画石有动感,流水能闻声。70岁、80岁时分别出版了自己的画集《毕兴望作品选》《淡彩人生》。

 

.jpg迎客松.jpg

 

他注重培养新人。除了课堂上培养学生外,对学生好的作品他总是积极推介。他曾推荐颜昌荣、何德坤、王亚南来武汉办个展,他当后勤总服务,为推介学生的作品总是不遗余力。

而今,他虽已81岁高龄,但走路仍虎虎生风,工作起来仍然如年轻人一样忘我,仍然笔耕不辍。书房里到处挂的是他画的作品。他之所以如此,他说主要是天天看到它们,天天就能发现问题,天天才能完善。它们都是自己的脸面,他要让自己的每一幅作品在艺术上不能留下大的遗撼,这就是他为之奋斗的不老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