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二章连载之1、2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二 

积重难返  众村民争戴穷帽 

对症下药  谭海青苦口婆心 

1

冲啊,冲,搞贫困户指标去!陈强东嚷嚷的声音高过八度。

八点刚过,秀娃儿、张大转和陈强东就往村委会赶。陈强东夸张地吵嚷,显示其有远见,有哈数,他的言调和动作引得秀娃儿一路哈哈笑。

张大转总是跟着微笑,也不做声,他只想跟着沾光去。

八点多,三个人来到村委会,王贤江骑摩托车载着谭海青来了。

两位书记驾到。陈强东上前边喊边弯腰做了个欢迎的手势。

摩托车刚停下,秀娃儿开门见山大声说:

谭书记,王书记,我是巷子里赶猪,直来直去,我家要当贫困户。

有困难,找工作队,哈哈哈,谭书记,我家也贫困,你要给我主持公道。陈强东滑稽地说着,又推了推张大转,做出一个的姿势:张大转同志,你没有什么想法给工作队谭书记说说吗?

张大转低声说了句想当贫困户的话,只他自己听得见。

东风吹,战鼓擂,我是贫困户还怕谁?

天灵灵,地灵灵,我当个贫困户行不行?

陈强东又开始念经了。

秀娃儿走到谭海青面前,列举村里评定贫困户不公平的例子。何发财一个不到60岁的男人,加上一个三四十岁的儿子,没病没灾的,成天吃了就睡,都当上贫困户,我家上有老人生病,下有儿子上大学,还当不上贫困户?谭书记你看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弄不懂!

谭海青温和地请他们三位坐下来好好谈。

初来乍到,虽不很了解村民情况,但谭海青还是洞悉了秀娃儿的目的,明显是在找叉,要给王贤江难堪。

这当儿,王贤江也在给他们三个说理,贫困户是党员代表大会评定的,再说他们俩爷子没得屋住,你们又不是不晓得。

秀娃用手势打断王贤江的话,插了一句,那你看到过有田小妹这么洋气的贫困户吗?搞得跟电影明星一样,还贫困户,真是好笑。

这两家贫困户是怎么评到的,又如何解释呢?陈强东一本正经地问王贤江。

贫困户认定,国家是有规定的,至于你们提到的这两户,我们可以调查,但你们先平静下来。谭海青的声调透露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稳定和沉着,他一直温和地跟他们交谈。包括谈到自己老家的情况,哥哥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整个村子民风好,村民自强自力。其中一个生产队,评两个贫困户,因病因学各一户,可这两户不答应,他们觉得当贫困户太没面子,甚至找村书记不依,不就是供个大学生吗?不就是生个病吗?这都是暂时的,凭什么就被划为贫困户?

谭海青讲这些的时候,没有责怪他们三个人的意思,有什么想法开诚布公地说出来很好,并表态一定不会漏评一户,也不会错评一户。

他甚至还换位思考,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也有政策宣传不到位的原因

谭海青拿出走访记录本,认真记下三个人的家庭情况和诉求。

随后,他又耐心讲解精准识别贫困户的标准和要求,重点是针对那些家庭无稳定收入来源,生活比较困难,平时吃穿发愁,教育、医疗、住房和养老没有保障的村民。

谭海青讲完这些,秀娃儿收敛了先前的急躁,渐趋平静。

陈强东犹豫再三,还是扭头对王贤江说道:这些政策我们不懂,解决不好,我们就集体往乡里县里甚至到北京上访。反正对事不对人,哪怕你是我侄儿子。

王贤江忍住心中的火气说:唉呀,表叔,贫困户的事,搞得我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说这些的时候,张大转全程不做声。他想,何必冲锋陷阵呢,多得罪人呀。

2

王贤江感到有些眩晕。虽然村民争贫困户的事他已司空见惯,但大江局工作队才来两三天,就有人这样闹,影响多不好啊。

物质问题也是精神问题。秀娃儿和陈强东能说会道,让王贤江猝不及防。

一个普通村民,怎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多呢?谭海青为他们三个争贫困户找理由暗示自己不要发火。他说,村民代表提名并在村里公示是初选,村民都没有意见的话,就报乡里进行审核,有意见,就精准再识别。评定贫困户不是今天能说了算,更不能给你们承诺什么,一切都得按规定办。

秀娃儿接过谭海青的话茬说:谭书记才到村里来,我们决不是想给你添麻烦,只是把不公平的事说出来,让你了解一下村里办事如何不公。

她这样一说,王贤江不知怎样是好,他望着秀娃儿夸奖道,秀娃儿是村里一把好手,有志气,肯劳动,会划算,还乐意帮扶贫困村民,真是不简单呐。他这样说,一半是真夸奖,一半是因自己把田小妹介绍到秀姐夫家具店务工,让秀娃儿误会了,所以找机会补偿一下。

不说帮扶则罢,一说帮扶,秀娃儿心里燃起一股怒火,想起老公因为帮扶的事,让自己颜面尽失。她想让王贤江在谭书记面前难堪。

于是她说,只有抓阄最公道。

陈强东撸了撸衣袖,附和着大声说:好啊,这个方法公道。

这肯定不可能。谭海青回答很坚决。

陈强东转身对王贤江说,侄儿子啊,你听清楚,不是表叔跟你过不去。你不搞抓阄,就得全体村民一起评定。凭什么只是开村民代表和党员代表会评定,难道十几个代表就把村里五百多口人的大事代表了?

王贤江一时不知如何处理这种局面

谭海青想,如果精准识别这个基础工作不搞好,以后工作就更被动了。于是说,你们几个都先回去吧,等召开村民大会的时候,有什么意见在会上说,贫困户精准识别一定会公正、公平、公开。

这样说,我们等着吧。性情暴躁的秀娃儿觉得没有再扯下去的理由,说了等着的潜台词以便开村民大会时可以使用。

这时候,谭海青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们三个人,秀娃儿的眼神与谭海青的眼神相遇,她心里一惊:难道谭书记看出我心里的底细了?

她停了一会儿,做了一个手势说,有谭书记的公正,公平,公开我们就放心了。然后又对陈强东和张大转说,怎么样?我们今天先回去吧。

临走的时候陈强东毫不买帐地指着王贤江说:江娃子,你莫绕老辈子哦。接着又随口说道:争当贫困户莫放松,不顾一切往前冲。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咕咕叫,哈哈笑。

陈强东边走边叫闹闹嚷嚷地操演着他的口才。

三个人各自心绪复杂地回家不提。

吃过饭,秀娃儿坐在沙发上玩消消乐,这时候,家里安静极了,没有任何声息,只有手机消消乐的声音了。玩着玩着转念一想,觉得这场战斗结束得如此匆忙,泡泡儿都没起一个,人也得罪了,真划不来!

她决心在工作队到雪云顶村首次召开的村民大会上搞出一点名堂来。

要治贫病,先治贫心。这是谭海青驻村以来最深的感悟。

精准扶贫和脱贫增收是两个逼人的动力。一个催逼帮扶干部,一个催逼贫困户。

村民对有大江局工作队参加的会议富有戏剧性的向往,相互打听,喝彩叫好,人人抱着得好处的希望。

不隐瞒地说,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分田到户后,村民大会的集体活动就逐步冲淡,偶尔开个村民会,也是吵的吵,闹的闹,直到把会议闹得开不成器。

不假,雪云顶村是全县闻名的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

这次,村民用积极参会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对精准扶贫的期盼。

扶贫真的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好政策呀。

喂猪种药材、果树都发钱。村民感到惊讶,特别是起屋的事,一分钱不出,一点力不使,明亮宽敞的房子就是你的了,天上掉馅饼的事终于要出现了,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实实在在的就摆在眼前。

伍婶和李婶把当上贫困户能得到的好处在村民中间传来播去,村民内心的向往呼之欲出,情绪振奋而激昂。

女人们翻出老情歌哼起来:

情妹下河洗裹脚,哭哭啼啼对郎说。

昨日为郞挨顿打,今日为郞吊一索。

王贤江喊了几遍:开会了,开会了,大家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