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二章连载3、4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3

王贤江做了深呼吸后大声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大江局驻雪云顶村第一书记谭海青。

各种声浪嘎然而止。这是工作队员王志明和向群同志。好多村民这几天已熟悉了他们的样子,但叫不出名字。王贤江介绍后,三个人分别站起来与村民打了招呼。王贤江开始讲贫困户识别的标准,又宣讲了两份文件。

心心念念地等着评定贫困户,又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大江局这个财神爷单位能给村里帮扶多少钱,村民能拿到多少钱,村民们在会上听不到这些消息。烦躁情绪出现了。

陈强东和秀娃儿相互使眼色。

陈强东打断王贤江的话,他说:

精准来扶贫,大江局给村里帮扶多少钱?

这一开头,好似马蜂窝炸开了。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语气也气忿忿的。公路,住房,通讯,饮水,荒置的田地,养老,看病,学生上学……甚至有人滑稽地提出,为光棍扶妻

村民少说提了一二十个待解决的困难。这些问题,你们驻村工作队都能够解决吗?黄友国提出了质疑。接着讲了几句顺口溜:走一哈,转一哈,回去好提拔。

这一来,王志明和向群两位年轻队员刷地胀红了脸。谭海青也楞了一下。三个人都承担了自己驻村扮演的角色,解释政策,记录诉求,把控局面……

王贤江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山里人不会说话。

谭海青笑着说,村民说出自己的想法是应当的,他们并没有说错什么。

只是陈强东直言不讳的质疑,让刚进村的工作队也无所适从。

王贤江闪过厌烦之情,狠狠地瞅了陈强东一眼。走过去严厉地训斥了他几句。

陈强东望着自己的鞋尖不吭声了。李老二却站起来说:这个问题问得要得,我们都想晓得大江局帮扶了好多钱?

碰上这种事,谭海青有些料想不到,这当儿,他打了一个喷嚏,而后说:帮扶并不是直接给钱……

不给钱?部分村民的情绪一落千丈,有的直说:真巴,那么有钱的单位,给每个村民捐个几百上千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真是开玩笑,搞帮扶就来几个人,难道我们雪云顶缺人吗?雪云顶缺的是钱。

莫讲东,莫讲西,江娃子你要讲正题,莫讲南,莫讲北,讲这些七古八杂要不得。陈强东又站起来搞笑了。

陈强东你莫讲得这么笑人巴萨的,依我看啊,工作队只怕是来走过场,回去搞提拔的哟。李来才边吃着烧洋芋边跟陈强东说。

见得多了,转一圈就走,莫作指望。黄友国也在旁边答腔。

王贤江愁眉不展强忍着不让自己发火。

谭海青在村民闹嚷停歇的当儿,再讲述贫困户识别标准,认定贫困户采用该户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有产业、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养老有保障这些标准确定。

低声告诉志明和向群,农村工作就是这样的,要适应,要一点一点改变这种状态。

4

秀娃儿与陈强东,张大转三个人的锦囊妙计正在实施。

陈强东更是配合到位,积极活泼,冲锋陷阵。他一直认为村里那些懒汉,那些本身经济条件还可以,故意把年迈的父母留下当贫困户,故意装穷卖苦的,占了他这种可上可下的中间分子的贫困指标。

该懒不懒,政府不管,叫穷鬼哭,政府起屋。陈强东把以为荣的贫困文化总结得很到位。

秀娃儿把口袋里的秘密武器露给陈强东看了看,要他再说几句有份量的话。

陈强东站起来走到台前:我发个言,我家同样是一个老人,两个后人,小的还在读高中呢,有一个贫困户跟我家一样都是五口人,凭什么他家当贫困户,享受125平米的搬迁房?

有道理,有道理。

要讲公正,公平,莫走后门。

部分村民开始起轰,有的甚至站起来骂骂咧咧。

会议进行不下去了。一些专爱扯皮的村民得意了,认为争贫困户有力,搅扰会议成绩圆满。

唉,雪云顶的村民苦呀!工作队都理解老百姓的苦衷,可对他们这种方式的确很是反感。

谭海青开始发愁,研究大坝人字形船闸门都不是难事,没想到驻村帮扶工作比在大江局搞科研还难。他想知道村民最原始的想法,便于对症下药。他的结论就是要从思想脱贫开始,要猛药治等靠要这些顽疾,革除以贫为荣的贫困文化。

王贤江不安地走来走去,制止这个又劝劝那个,心里觉得这局面实在对不起工作队,非常着急憋屈。谭海青同情王贤江此时的苦境,他与志明和向群商量如何收拾这个场面。

后来,王贤江强忍着火气一摆手,说,大家安静,讲点素质好不好?

陈强东转过身望着王贤江的眼睛,鼓着腮帮说,等靠要,贫困帽,养懒汉,真可笑,你不当个村书记,也屙不起三尺高的尿。他的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有村民跟着起哄:是的嘛,要公平,莫养懒汉。

秀娃儿的绝招出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对她来说是小儿科。

她从包里拿出一瓶百草枯,拧开瓶盖欲喝的样子。说:当不上贫困户,宁愿死,不再活了。她假装把农药往嘴边递。

工作队的三个同志同时站起来急忙往秀娃儿这边来。

王贤江被秀娃儿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说,秀娃儿姐,千万莫冲动,那你写个贫困户申请,以后开村民大会来评定。

他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份空白贫困户申请表,塞到秀娃儿手里。

秀娃儿接过申请表暗自高兴,心想这出戏演成功了。

陈强东和张大转感到失望,他们两个看着秀娃儿,似乎在说,我们是一伙的呢,我们还没搞到贫困户申请表。

谭海青从人群里走到秀娃儿面前,温和地说,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可以提出来,边说边从秀娃儿手里把百草枯拿了过来。

王贤江对自己欠妥当的表态有些后悔,一威胁就当上贫困户,那以后不好办。无奈刚才场面难以把控,要是秀娃儿真的怎么样了,后果更严重。

谭海青看到志明和向群厌烦的眼神,对他俩说,村民其实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诚恳而又厚道。

接着,谭海青又对村民强调了贫困户评定程序:

一是向村委会提出申请;二是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初步选出贫困户;三是村委会和驻村工作队共同对初选名单进行核实,并在村里张榜公示;四是乡镇对村公示后上报的名单进行审核,将结果返回各村再公示;五是再次公示,村民没有意见后,由县扶贫办复审认定,并在全县公告贫困户名单。

秀娃儿难为情地说,谭书记,对不起,我说的是以前的事,扯不到现在的事。她有些过意不去,感觉给大江局工作队添麻烦了。

陈强东闭口不言。

王贤江提高嗓门儿喊,大家回去做家务的做家务,挖田的挖田,放牲口的放牲口。

繁杂而喧嚣的会议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