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三章 3、4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3

吴小弟起床时,月亮已落下去,太阳还没升起。牲口还在打鼾,就连古树金钱柳和四处的田野也还没睡醒。

吴小弟吃力地搬着砖块,搅拌着砂浆。由于腰变形了,整个人跟一张弯弓差不多。据说是十六七岁时害骨结核,留下后遗症。

他先搬来几块砖,再提来一小桶砂浆,做完准备工作后,便吃力地爬到板凳上,跪在上面砌墙。日晒三竿时,吴小弟的猪圈已砌了尺多高。

明年喂十七八头猪,一年一年增加数量,等本钱多了,技术好了,就办一个一百多头的养殖场。想着这些,吴小弟双眼笑得象豌豆角儿似的。

师傅开东我开西,后院驴马笑嘻嘻。口问驴马笑什么?猪羊肯长是神奇。

吴小弟边砌墙边念着口诀,农家人做起家畜家禽圈舍都有个讲究。

小弟娃子,你这么早啊。吴老抛背着双手,踱着八字步过来了。

老大,大伯娘说你今天过来给我砌一天墙的哈。吴小弟边砌墙边说。

我哪有时间搞你这个小事哦,我的事情忙不开糊哦。吴老抛自豪地说。

怪不得村里人都叫你吴老抛,真的是抛。吴小弟在心里说。

烟不烟茶不茶的,好歹我也是你哥哈。吴老抛说话的时候就主动在吴小弟的上衣荷包里掏烟。咦,没得几根哒,我今天差不多了。吴老抛给堂弟点一支,自己点一支,把半包烟塞到自己荷包里了。

吴小弟砌完最后一块砖,洗手清理散乱头发的时候,看到谭海青、志明和向群来了。

三个人看到他身体弯成那样,一个早工砌的墙,忍不住的心疼和赞叹。

吴小弟介绍母亲因白内障双目失明,父亲腿脚不方便。自己养猪还算顺利。

得知他今年养猪的本钱是东拼西借的,谭海青说,你发展养殖业,精准扶贫有政府贴息的小额信贷政策,可贷款十万。

吴小弟连忙摆手,谢谢谭书记好意,象我这样家庭,哪敢贷款,万一还不起会给政府添麻烦,我今年的猪若全部出栏可赚一万多,借的侄女的钱先不还,明年养十七八头猪,十二三只羊,就有本钱了。

三个人都被吴小弟的纯朴厚道和自强自感动。

谭海青走到吴小弟面前,弯腰握着他的手说,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养十几头猪,照顾两位老人,你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真的敬佩你。

谭书记,国家政策再好,个人也要使力,全国需照顾的人太多,我们总比地震灾区的好啊。听吴小弟说这话时,志明和向群都无比揪心。

4

吴老抛被老婆和母亲骂,被村民嘲笑,却受到工作队鼓励。

他也想过脱贫增收,勤劳致富,但只是一瞬间的想法。

他还是象从前一样,喝酒,吃饭,睡觉。

且不要责怪和嘲笑他。俗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谭海青和向群再次吴老抛家,走到场坝边时,一个酒罐子呈弧形从堂屋里摔出来,重重的落在长满青草的场坝里,咣当

酒罐子破成碎片,酒泼了一地,香气四溢。

看你还灌酒,又不晓得去挣钱,就知道灌酒。耳鸣和嗅觉不加商量地把骂声和酒香搞得如此同步。越骂声音越大,越骂越激烈。

吴老抛脸已成猪肝色,歪歪扭扭地坐在地上,含糊不清地说,我没醉,我是贫困户啦,以后有政府管啦,送钱,送土鸡,送树苗子,还要起屋,你们瞎操什么心?

也不是吹,有几个公司请我搞管理,四五千块一个月,不想干呢。人是三节草,不知哪节好,我的那节好草就到了哟。

吴老抛果然是抛,他充满醉意的疯调调随着一股股酒气喷出来,抛向屋顶。

吴老抛坚信,人生的那节好草就要来了,自己好歹也是习总书记关注的贫困户,不落一人难道就不包括我吴老抛吗?

看到谭海青和向群的到来,吴老抛的老婆连忙擦了擦刚哭过的双眼,不好意思地说,你们是稀客,看这屋里怎么坐得下去哟。

老太太连忙拿毛巾擦椅子,忙着泡茶。难为情地指着歪在地上的吴老抛说,背失儿子,太不像话了

吴老抛看到工作队来了,支撑着想站起来。但他那软得跟柿子一样的身体,爬了一下又趴下去,爬了几下,就爬出了鼾声。

躺在地上怕着凉,把他弄到床上去吧。谭海青招呼向群,两个人一起把烂醉如泥的吴老抛弄到床上去了。

老太太说,谭书记呀,你看我屋里这个死砍脑壳的,好吃懒做,真是遭败啊。

吴老抛的老婆与工作队熟悉后,打消了顾虑,皱着眉头说,吴老抛只要喝了酒就会纠缠不清地闹,等酒一醒,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懒洋洋的东逛西逛。

谭海青拿出扶贫手册和贫困户人均收入测算表,一项项开始填写,向吴老抛的老婆了解家庭情况。

吴老抛直到四十二岁时才娶媳妇,媳妇离过婚,脸上有很多疤痕,跟吴老抛生有一个八岁的孩子。老婆骂吴老抛好吃懒做,烂泥扶不上墙。

吴老抛整天喝酒耍酒疯,他老婆要带孩子走,老太太硬是拉住孩子求着媳妇,才保住了这个家。吴老抛偶尔在工地做个小工,也是喝酒进馆子,很少补贴家用,全靠媳妇和老太太养猪种地糊日子。

谭海青和向群安慰老人:别急,慢慢来,主要把孩子带好。

老太太点点头,又扭头对儿媳说:再过几年孩子大了就好了,你莫把家搞散了。我找李瞎子给他算过命,说他这几年走的是墓窟运,今年下半年就会转运的。

吴老抛家的一幕幕,电影一样在谭海青的脑海里闪来闪去。他和向群、志明两个人商量,等吴老抛酒醒了,把他弄到村里转一转,看看别人是怎么脱贫增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