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五章1、2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五 

福星高照  谭海青倾诉心声 

成竹在胸  章朝阳踏雪调研

1

这是冬日的一个晴天。谭海青骑摩托从村里到镇上,乘乡村公交从镇上到县城。在开往省城的动车上,他靠窗口坐下,村庄和树林向后飞奔而去,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放在包里的资料。

村民的梦想,就是他最大的期待。在他看来,人生中最有意思的事情,是自己有机会参加精准扶贫工作,在中国脱贫攻坚中,有自己的足迹。

从童年生活里,他记得自己的家乡,被称为鱼米之乡,雪云顶村民的苦,他没见过。进中学,上大学,在长江上打拼,一切都是顺利的。如今,在雪云顶与村民一起苦,一同乐。

谭海青到雪云顶开启了他一生最重要的里程碑,他把家里的事全交给老婆,没有任何牵扯,两个多月来,他和志明、向群日复一日地忙碌着。

在他看来,做好驻村工作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主要是当好磨心,做好大江局与当地政府及村委之间的协调。

下火车时是下午3点,谭海青心里被一种激情鼓舞着。

站在江边,回家或是到单位?

得了,快去单位汇报工作吧。

谭海青心急火燎地赶到大江局领导办公室,将雪云顶村公路建设的调查报告交到领导手中,又详细汇报了驻村工作情况。他代表村民倒出了村民没有公路的苦水。

领导赞许的眼神,让谭海青陡然感到一片欣喜。他沉重的心情有所释然,浑身涌动着舒服之感。

领导看完他的调查报告,拍拍他的臂膀,向他说道:明天你从家里转来时,我有话跟你说。

谭海青一听,露出焦急的神色,说道,您还是现在就说吧,我想早知道。

村里修路的事已基本达成共识,大约投资五佰六十万。

嗨。谭海青发出一声惊叹。他心里想着,大江局领导如此重视结对帮扶工作,雪云顶真是福星高照!他脑海里闪现雪云顶轰轰烈烈的修路场景。

看到谭海青的神态,局领导哈哈大笑,从而打断了他那修路的画面。从领导的笑声中可以看出,领导决心打通雪云顶的脱贫致富之路。他是那样高兴,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2

谭海青兴奋的迈开大步,每两级楼梯一步向下迈去,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脚步还这样矫健有力。

他仿佛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事业带着一种获胜的归属感回到家里。一进门,爹妈惊愕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没有提前告诉爸妈,他想给家人一个惊喜。

谭海青拉着爸爸的手,可老人的手又湿又凉。

老人低声向谭海青叮嘱道:家里一切都好,不能耽误驻村工作。

随后,他坐在父母跟前弯下腰,给生病的父亲捶背,又走到妈妈身边,给她按揉脖子,随后,他对父母谈起被新鲜空气所陶醉的快乐,讲些扶贫工作的驻村轶闻。

谭海青陡然觉得,在2020年雪云顶同步全国奔小康之前,注定要把照顾双亲的任务交给妻子,一种不舍拂到他的脸上。

父亲的病,癌症。

谭海青心中很是不安。他端详着父亲的一言一行,明显没有了以往的精气神。

这时,父亲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也许他已经从家人和医生的眼神中,知道了自己的病情。

谭海青扭头一看,母亲正对着他说:

听说雪云顶村海拔高,公路也不畅通,你要多注意身体。

您放心,村里原生态生活是城里人想都想不到的,工作太有意思啦。 

家的温暖令他心情舒爽,一桌饭菜看着就有味,吃起来更香。

两个多月没回家,家人却从未打电话催他回家看看。

不知怎地,父亲似乎对村里的事特别感兴趣,甚至引起一种深深的激动。说,等身体好转,我要到村里享受天然氧吧,干一杯新鲜空气,跳跳广场舞,看看村民的林果和药材,还要到山上听鸟儿唱歌,看牛儿吃草……

唉呀,在家里安安静静多么好呀,往那远的地方去干什么。

谭海青听见母亲的声音。

沉默片刻后,父亲一再叮嘱他,不要嫌弃贫困户,在贫困户家坐椅子板凳时,不要拍拍打打的,这样才不会跟村民有隔膜,为老百姓的事一定要尽心尽力。

晚上十一点多,谭海青和妻子回家。

他躺下来,闭上眼睛睡不着,拿过一本书:《人民的名义》,在村里时他已看过一遍,在家里阅读又是一种品味,夜深人静细细品味达康书记的坦荡,执著,单纯。欣赏达康书记的鲜明个性和认真作风。

第二天一早,他去医院,给父亲准备些常用药品,并咨询了医生。第六感官告诉他,父亲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

他提前半天回到单位领命,一份落实雪云顶村公路建设资金的文件。村民祖辈期盼的公路,在大江局党委的努力下进展顺利。

动车载着他返回。不能照顾父亲,他一遍遍祈祷父亲的病情发生奇迹。回村第五天时,妻子打来电话,父亲的病越来越重,已住进医院。

他做了个深呼吸,心里纠结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