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八章1、2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懒惰成性  何发财闭门大睡

病重求医  五保户遇到亲人

1

看似随意播撒的种子,迟早你都会收获果实!

这是谭海青对扶贫全覆盖的理解。

何发财父子外出务工又回村了,生活还是无着落。

他们家贫困的岁月,非一朝一夕能抹掉。

而他自己不理解,有说不出的忧伤,甚至以为等靠要才是他的出路。工作队为此曾三顾何发财的家。

雪云顶的清晨总是那么美好。但一想到前两次的闭门羹,工作队心里就难免有种伤脑筋的情绪,再好的景色也没心思欣赏。

何发财呀何发财,你如何能发得了财?向群故作深奥地说,何发财之所以贫困,是名字没起好。

志明反对说,完全不是这样,是因为他们家两个光棍,生活失去了方向和目标。

或许由于荒山小径过分寂寥,一路上,一直是前两次到何发财家进不了大门的场景再现。

第一次,明明从窗户里看到何发财跟他的儿子俩在烧洋芋吃,就是不开门。第二次,何发财把门开了一条缝,看到是工作队,马上把门关上,无论怎样敲门也无济于事。

久经贫穷的人,会自然而然地与外界隔绝,而且变得麻木。

早就听王贤江说过,何发财的老婆了近20年,当时孩子才8岁。何发财整天好酒贪杯,太阳当顶还不起床,对老婆还动辄打骂。

象何发财父子这样的贫困户,村民并不同情,都在背后说:懒惰懒惰,挨冻受饿。

看看他们家的景况吧,大门边,一堆柴禾七零八落地堆在那儿。场坝里稀浆浆的泥巴,傲慢地留下一串串脚印,有人的,也有猫的、鸡和狗的,还有几根树枝孤零零地散丢在那里,没地方可下脚。

牵满藤蔓的李子树固执地耷拉着脑袋,鄙视着杂乱无章的院子。

屋子里有蟋蟋索索的声音。

谭海青敲了十几下门,没有动静。转到房子后边,木窗边散落着一些玉米秸杆,谭海青正要敲窗户时,向群摆手示意,别出声。

过了约5分钟,房间里蟋蟋索索的声音又响起来。

谭海青、向群两人轻手轻脚地转到大门边,不发出任何声音。

搞个贫困户精准识别,搞得跟地下党似的,大家哭笑不得。于是商量说,今天,只要他父子俩把门开一条缝,就私闯民宅

房内,何发财那三十多岁的儿子睡得正香,何发财饿得睡不着,似乎正在划算今天中午吃什么。

2

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何发财想,是谁呢,工作队不会敲这么响,前两次都敲得很有节奏,很文雅。

是谁呢,是不是老金那个死砍脑壳的,要把我门口的那亩空田种起?

反正,种一年肆百元一分都不少。想想都高兴,又要发财了。

吱喳

木板门开了一半。何发财把头伸出来左看右看。

谭海青出其不意地径直进屋,没用客气的套路。

屋子内真的很乱。柴,横七竖八,板凳,满是灰尘。桌子上摆满瓶瓶罐罐,真让人不堪直视。

何发财难为情起来。一年忙到头,实在没时间收拾房间。好逸恶劳的何发财说这话时,自己都忍不住脸红。

谭海青说,何大哥,我们是大江局驻村工作队,前两次你们都没在家,制定脱贫规划,你家有什么发展愿望,跟我们工作队说说。

哦,哦。

何发财站在门边,边扣衣服边打量着工作队员。他奇怪的表情,很明显并不希望有人来打搅他们平静的生活。

可是,却居然有人挤进家门,还说搞什么规划。以前的干部可不是这样的,你不愿他们进来,他们不会进来。这几个干部真稀奇,把门开个缝就挤进来。

何发财云里雾里的时候,听到谭海青带有磁性的声音:我和你家是结对帮扶户,以后我们就是亲戚了。

谭海青说产业方面,你们父子商量,发展枸杞还是贝母?

啊,我们家,还是过得走日子的。再说,我穷是我的事,也没有沾到你们哪个。何发财理直气壮不含糊其辞。

何发财父子在这闭塞的山里,默默地过着贫穷的日月,没什么自尊也没什么自信。今天,突然来了热心的帮扶干部,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谭海青打量着何发财,用相机般的眼睛聚焦何发财脸上的表情。接着用温和的眼神跟他交流,并学着雪云顶的土话说,何发财,何大毛,你们俩爷子坐下来哈,我们几个扯哈散白。

如果你们想过好日子,想脱贫,那就跟我们一起干。

我们?何发财想:既然谭书记帮扶我,工作队也是一心为我,不嫌弃我,怎么好意思跟他们作对?

你们想过好日子吗?谭海青问。

怎么不想过好日子哦。命生苦哒没得法。你们让我种贝母,让我养猪,难道不能直接给钱吗?何发财这话听起来很让人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