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八章 3、4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3

这时候,向群就故意哈哈大笑起来。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向群觉得这种笑有戏剧效果!与其征求他们的意见,劝他们搞发展,不如用笑的方式刺激他们。

向群这一笑,果真把何发财父子俩笑得眨眉眨眼,不知所措。

你看,你这房子要了,你们家可以享受精准扶贫易地搬迁政策,每人25平米。这是交钥匙工程,不用你出钱出力,你只管住新房子就是。谭海青趁热打铁地拿出易地扶贫搬迁资料递给何发财。

何发财以歪就歪的情绪,被向群莫名其妙的笑声淹没。他转过眼睛望着门外,神情空落落的。他说:你就莫绕哒,你们城里的干部会绕,尽拿这些呼悠老百姓,要得个铲铲哦。

工作队谁也没有答理他这句话。

于是,他头脑中又闪过一个念头,作为贫困户,有什么可顾及的呢?于是他说:我不签字承认脱贫,你们也走不脱。

向群应声站起来,对着何发财的眼睛冷笑着问:什么?你再说一下,没听清楚?

何发财不敢看向群的眼睛,他局促不安地低声说,没别的意思。

谭海青和志明心里冒起三丈怒火。

他努力克制自己,最后又问:你们父子俩倒是说说,有没有脱贫的想法?没有,你们就一辈子受苦,等着村民过好日子吧。

…………想过好日子,怎么能不想呢。

何发财的思想像是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他说,还是想了解一些精准扶贫的政策。

谭海青打开扶贫手册,把他拉过来一起看。

好温暖哦,这让何发财感到前所未有的被尊重。

在产业发展上,你如果愿意发展枸杞,帮扶单位免费提供苗木,年终验收后,每亩县里奖励500元,帮扶单位按县里的标准配套500元。你养殖土鸡,每只奖补5元,养一头生猪,每头奖补300元。

奖补政策再好,哪怕你再贫困,你不搞发展也没办法补给你。谭海青边合上资料边说。

搞多哒也是癞克宝(癞蛤蟆)吃豆儿受拖。那我搞1亩贝母试哈着嘛。何发财作出了决定。

平时吊儿郞当的何大毛也来了精神:搞就搞两亩。

我们发展产业,不是为了完成数字,而是要真正受益,达到脱贫增收的目的。谭海青对何大毛随口说的两亩表示赞同,同时提出了要求。

谭海青又不失时机的变着法子鼓励他们父子俩。他说,通过精准扶贫产业发展,你家一定会跟你的名字一样,发财!

这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话深深地打动了何发财,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温暖。

谭海青了解到,何发财父子俩最听不得哪个说他们贫穷,所以一个劲儿的说,发财。

何发财站起身来,走到大门边,又转过身来。谭海青以为,他又会说出什么离奇的话来,还好他耸了耸肩,说的是正经话:

谭书记,你们是真心实意为我们老百姓办事,这个脱贫我还是有信心的。

既要发展产业,也要外出务工,不能成天窝在家里。其实你们父子俩都很不错,一定有能力脱贫致富。谭海青不断给以鼓励。

工作队不嫌弃他家,还肯定与表扬,这让何发财心里一阵欢喜,触动了他的灵魂。

这恐怕是十多年来第一次到表扬。

何发财的脸色显得很畅快,使他的心情好得春风。

我何发财也是能发财的。他在心里暗下决心,他对谭海青说:谭书记,不得让你失望。

我们以后就是好兄弟了,你只要努力,肯定能发财,有困难,就找我。谭海青拉着何发财的手说。

何发财被工作队的温暖所融化,对工作队完全信服。遇到熟人就神清气爽地说,谭书记跟我是结拜兄弟,我不搞出点名堂来真对不住人了。

4

村里有位七十五岁的五保老人向永菊。

老人自有志明这个结对帮扶干部,精神特好。逢人便说:

这个年轻真不错,比亲人还亲。

所以她每天都在念叨,志明几时来呢?

当志明去的时候,老人又说,你那么忙就不要老来看我,其实老人满是喜悦和幸福。

老人的丈夫十多年前去世,唯一的女儿远嫁新疆,老人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隔段时日,志明就要给老人送一些药。老人觉得精准扶贫给她扶了一个好孙子。

需要给向奶奶劈柴啦,有没有自告奋勇帮忙的?天擦黑时,志明邀谭海青和向群一起去五保老人向永菊家。

谭海青微笑地点点头,表示愿意。

向群提高声音喊那我们出发吧。

说笑之间,已到向永菊老人家门口,听见屋里唱唱呜呜的,异常热闹。

从窗子往里一看,只见地上铺一张席子,两个穿长布褂子的人又唱又跳。

老人靠在躺椅上,咳嗽得厉害。

志明握着老人的手,问:您感冒不轻,感觉如何?

邻居抢着答道,老人受了风寒。

老人在迷茫中慢慢抬起头,睁起松驰的双眼,激动地说:这么晚了,你们还来看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谭书记好奇地端详老人说:您哪儿不舒服?好些了吗?

老人不知所云地说,今天还好,体力恢复了些。谢谢黄端公带着徒弟过来帮忙做法事。

谭海青想,这跳神的真该失掉场所了,明明咳嗽成这样,不吃药还跳大神。但这些话只能憋在心里,他尊重当地的民风民俗,

看到工作队来了,一个师傅模样的走过来说,谭书记,向永菊老人身边无儿无女,她昨天晚上就开始发烧说糊话,我们听说了才赶过来的。

也许想对自己的爱好尽情发挥,没等谭海青说话,他继续又唱又跳。

七灵七圣七金刚,八灵八圣八大王。大鬼听见心惊怕,小鬼听见魂飞旁。这唱词,混合着唏嘘之声,越听越觉阴森。

两个跳神顾及大江局工作队,草草收兵。

谭海青心想,这其实是土家族的一种娱乐方式。作为土家民族特色文化遗风,跳一跳也无伤大雅。但老人生病,还是要靠药来治好。 

这当儿,跳神的师傅高兴地讲着端公传说:东山圣公和南山圣母本是一对情人,一日在山中私会被人手刃,身首异处。两尸于山野受日月精华而成精,变为东山圣公和南山圣母,端公则为圣公、圣母显灵附身,专做好事,跳神解结还愿,用我们土家话,这叫端公舞。

沉默瞬间,谭海青说,就不再麻烦你跳神了,我们马上去给老人买药。

月亮泄地,星星出来。志明和向群两个急忙去给老人买药。谭海青开始劈劈啪啪给老人劈柴,火炉里的火架得旺旺的,火光闪烁。

谭海青感到自己的力气在劳动中得到了用处,心里十分宽慰。他想,为孤寡老人做点家务事,也是扶贫的内容之一。他把外衣脱了往柴堆上一放,又开始劈柴。

看到谭海青衣服在柴禾上挂掉了个扣子,老人连忙找来针线钉扣子。

不麻烦您,我自己钉。谭海青不好意思麻烦老人。

老人说,你们三天两头来帮我,就钉个扣子不麻烦呢。老人的眼泪在打转。谭海青也不好说什么。

这是温馨的时刻,谭海青劈柴,志明和向群买药,他们的身影在老人心里形成一股股暖流。房内一片寂静,室外一片漆黑,只有柴火苗,发出有规律的呼呼响声。志明和向群气喘吁吁的买药回来。

老人在朦胧中感知门外有人进来,睁开眼来,看到志明在倒开水冲药剂,屋内飘着一股浓浓的汤药味。

她的眼角流出感激的泪水……

时光慢慢流逝,已是午夜十二点多,三个人摸黑回到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