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父亲节 去天堂疗养的父亲

感恩父亲.jpg

父亲面如重枣,身强体壮

说话不紧不慢,声音洪亮

从没听过他唱歌

可惜了一副好嗓儿

当一辈子农民

最高官衔是生产队副队长

 

有一天我和小伙伴赌博抹牌

父亲手持竹条赶来

竹条抽断了路旁的树枝

树叶碰到了我的脑袋

 

白天父亲要出工

晚上我和父亲去打鱼

父亲撒网的雄姿如经典的画

十网九空,父亲教会我坚持

常儿坑,清南渠

黑夜掩盖了我们坚持的足迹

我的小鱼篓,渐渐地

挤满了惊喜

 

那年我到区医院动手术

挤住在哥学校宿舍里

父亲远在他乡上水利

着急探我,一夜跑了一百多里

把惦记留下

又连夜赶回工地

 

父亲还擅长用砖模扳砖

我和牛配合和泥

汗水和泥点在烈日下飞溅

住砖瓦房的野心铺满了晒地

 

那年父亲帮我捆扎远行的行李

母亲在另一个房间里哭泣

父亲叮嘱有一句,没一句

第一次见到父亲抹眼角的泪滴

 

父亲平时很少喝酒,但酒量很大

几次在外婆家,把几个姨父喝趴下

有一年父母来城里看我

父亲摸着桌上的茅台笑哈哈

母亲埋怨,餐餐喝酒

喝出了高血压

 

父亲累了

远去天堂里疗养去了

只是偶尔也来我的梦里

老秦.jpg

作者简介:秦仁碧,男,大学毕业,现为无锡某大型企业高管。一直钟爱文学,常有作品见诸于报刊杂志及网络。